淅休_

沉迷燕仔,更新随缘。

妄想

*独立篇章,写的出来的话放后续
估计也没人看吧?

楚霜庚算是知晓了江湖风云变化莫测这一说法是从何而来。

楚霜庚一脚将被捆得严实的通缉犯踢在一旁。

剑已出鞘,哐当,白刃相接、森寒剑气向四周弹荡。楚霜庚紧皱眉头将眼神压得凌厉,顺势抽出剑。他稳了脚步,再朝前快速猛打了几道剑气,试图猛攻击开敌手平举当胸的剑。随其攻势生了凄凉肃杀之意,一波
波剑气似浪潮吹得衣袂翻飞。

嗯…这剑斗得气势磅礴,战得畅快淋漓。

虽然他方才还在为捉到通缉犯而沾沾自
喜,转眼既被追杀,上演这一幕精彩绝伦的打斗。

敌人边硬生挡下他招式,边以一掌蓄气,在身前凝成八卦象弹开二人,后退数尺稳住身形。竖指运气,运剑回收后背剑匣。

“少侠好身手。”

淅无休神色淡然远远对楚霜庚拱手一礼,似若无其事。

“哈哈哈哈多谢道长夸奖。不过道长,你同我势均力敌呢。”

“是我操之过急,贸然对少侠出手,抱歉。不过这人少侠是否能够...”

楚霜庚大笑,觉得有趣,道:“这有甚么?让你便是。”手腕扭转反手握剑,拱手对淅无休回礼,随即通缉犯被楚霜庚抬脚踹到淅无休脚边。

淅无休拎起通缉犯开口又道谢:“多谢少侠——”

“停停停,道谢还不如来点实在的。比如将债务一笔勾销?”

“不可能。还请问少侠尊姓大名。”

楚霜庚将剑归鞘,挑起眉峰勾唇一笑,好看极了。

“楚霜庚。”

“在下淅无休。”

楚霜庚转身,一剑仗在肩身形晃悠着走了。

“淅道长江湖有缘再见,到时候赏我一壶上好的酒,就当还了我这份人情好了。”

“嗯。有缘再见。”

若我一人独自仗剑走天涯,那来去也潇洒。

愁死我了。

真的写不出来啊…救命(。。)

是这样的。
才考完试,懒到今天才准备写文。基友和对象都说出了我文里头很大的弊端。为了年底的亮良合志决定进行练习。
会把华武那篇没写完的拆了重写。
努力日更

有没有人参与亮良合志啊

周宬轩:

不晓得这个点有几个人看见,审核是肯定有的但不会很严,有想法请戳我,或者有什么推荐的吃亮良的太太也可以告诉我我去询问,冷圈人手不够是真的很头疼


喻海呀:



用爱发电了解一下!!!




西北沣:







占tag致歉……
有没有人有兴趣……用爱发电?





笑吐呕哈哈哈哈哈哈呕哈哈哈哈x

藏海:

华山:那个。。。债务抵了吗?
道长:啧,技术太差,加倍!

华山:委屈.jpg

哈哈哈哈哈哈哈沙雕改图
一直觉得武当头像骚气的不行,直到一位云梦小姐姐指出那叫渣男脸⊙▽⊙

嘿嘿嘿
华山肉偿了解一下?华武没问题就是华山委屈唧唧

无论如何。
我永远是双山坑底的人,即使刀剑乱舞退圈了心心念念着永远是山姥切国广。
即使文章断更许久,每次点开lof瞧见有关于自己写过双山的事情点了的红心,心底一股暖流流过觉得欢喜。
以双山为契机,进行同人写作有两年。
进步有,懒惰有,自卑有,喜悦有。
没有双山就没有现在的我。
今儿,我的第一个粉丝也退了双山。
一开始得知时不可置信又意料之中,心情苦涩。
我的世界里,一盏温暖的灯的光芒又黯淡下几分。
但仍然感激,你与我的相遇相识。
两年里发生了许多变故,换来看淡也得知许多。
现今写的所有文章,都倾入我所有感情。
同时感谢粉丝们的关注和给我点过小心心阅读过我的文章的人。
谢谢你们,愿意花费珍贵时间,听我煮茶论情理。

※这个是我一云梦妹子同学在我念叨半个月为什么我的武当还没泡到华仔的产物。
※不是我画的但是她没lof于是我挂上。
呵x女人,太过分了。
不要脸打多多的Tag

吹爆太太的画风感觉又细腻又干练简直一见钟情人物气质也显跃在画面上我fhwochwonge光速去世。

策滋滋⚡⚡⚡:

同区饲养的一位武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