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休_

我真的想吸华。

相对性

*算是开新坑。

*是极化被。


长义倒是对应了心目中伪绅士的形象…


落叶知秋。


山姥切长义摘下兜帽,将眉头压下凌厉的看向面前早早脱去披布的山姥切国广,细细揣摩,五味陈杂。


不一样了,那英气的姿态实着逼人。


散发自信,美丽,正闪闪发着光。


无论是手中持着的刀,抑或是容貌都与自己如此相似。可为何看起来如此陌生?又理所应当,令他情绪复杂思绪万千,迷迷糊糊抓不住个道理。


山姥切国广挺直身板站立在他面前,垂眸一言不发。


…一言难尽。即使早早知晓本科实装了的事实,夜里失眠时构思好的言辞在见到长义后便卡在喉咙里,脑袋一片空白。


他那早已固定在国广脑海里的面容,再次鲜活起来。不停催促自己赶快说些什么。


哪怕是一句问候也好啊。


风悄悄刮起,呼呼卷席枯黄秋叶,吹得山姥切长义的披布与山姥切国广的头带翻飞。


于是长义开口道:“你好呀,赝品君。”


言语挑刺直击山姥切国广,山姥切长义面上仍是在不失礼节性的微笑,毫无感情冷漠不已。


国广沉默半晌,抬眸直视长义,眼神多了几分坚定。


“…仿品与赝品不一样。”


正儿八经的给自己纠错呢。


长义失笑,苦涩不已。是发现了他在极力扭曲事实么?


我知道啊。你是“我的”仿品。


呼吸因情绪高涨越发急促,长义有些激动。

没错,就应该是这样。


“居然是你来迎接我。”


无论从国广在世起,与自己冠上山姥切一样的荣耀后,还是现在本丸的再见。


他才不管外人怎样指责,怎样嘲讽,情况怎样恶劣。这份与感情相去甚远的恶意,都必须由他承担而起。

山姥切长义现在就在这里。


……啊啊,谁让自己如此优秀呢?


“做为主上的近侍,接待工作自然是由我来做。”


“哼,最多风光一时。你可小心别给我夺去风头了。”


山姥切国广静默,随即开口邀请道:“无论如何…请让带你去本丸转转。”


山姥切长义不由得愣住,看着面前跃跃欲试的山姥切国广,最后只好答应。

“…好。”


————————

背锅侠——长义!

感觉在长义面前切国反而坦然了。

两个人都是一样的可爱鸭!

切国:

我是仿刀。

你不要再关心我了没什么好关心的。

我是国广最高杰作!!

长义:

交给我!

…腻了。

不干了。

台词里说什么和那个不知哪来的赝品君,谈不上像不像之类的问题。

其实就在强调自己和切国是不一样,都有各自存在的意义。

至少我是那么认为的。


熄了一霜热血,风雪入鞘。

长义实装了。
好。
待我研究透他性格,预计会给双山出长篇。
这是我写作初衷。

风雪入鞘

※修改了人设,进行的更新

楚霜庚算是知晓了江湖风云变化莫测这一说法是从何而来。

楚霜庚一脚将被捆得严实的通缉犯踢在旁。 剑已出鞘,哐当,白刃相接、森寒剑气向四周弹荡。楚霜庚紧皱眉头将眼神压得凌厉,顺势抽出剑。他稳了脚步,再朝前快速猛打了几道剑气,试图猛攻击开敌手平举当胸的剑。随其攻势生了凄凉肃杀之意,一波波剑气似浪潮吹得衣袂翻飞。

嗯…这剑斗得气势磅礴,战得畅快淋漓。

虽然他方才还在为捉到通缉犯而沾沾自喜,转眼既被追杀,上演这一幕精彩绝伦的打斗。

敌人边硬生挡下他招式,边以一掌蓄气,在身前凝成八卦象弹开二人,后退数尺稳住身形。竖指运气,运剑回收后背剑匣。

“少侠好身手。”

淅皆归神色淡然远远对楚霜庚拱手一礼,似若无其事。

“哈哈哈哈多谢道长夸奖。不过道长,你同我势均力敌呢。”

“是我操之过急,贸然对少侠出手,抱歉。不过这人少侠是否能够...”

楚霜庚大笑,道:“这有甚么?让你便是。”手腕扭转反手握剑,拱手对淅皆归回礼,随即通缉犯被楚霜庚抬脚踹到淅无休脚边。

淅皆归拎起通缉犯开口又道谢:“多谢少侠——”

“停停停,道谢还不如来点实在的。比如将债务一笔勾销?”

“不可能。还请问少侠尊姓大名。” 楚霜庚将剑归鞘,挑起眉峰勾唇一笑,好看极了。

“楚霜庚。” “在下淅皆归。”

楚霜庚转身,一剑仗在肩身形晃悠着走了。

“淅道长江湖有缘再见,到时候赏我一壶上好的酒,就当还了我这份人情好了。”
“嗯。有缘再见。”

……

楚霜庚抱剑环胸神情木然,垂头瞅见脚旁有颗小石子。

华山气候向来寒冷,寒风凛冽纵然在炎热夏季仍旧雪花纷飞。他抬脚驱石,石子踉跄翻滚两圈掉下山崖,消失在楚霜庚视野中不再碍眼。

他走遍了金陵的大街小巷,混在磨肩接踵人群中随波逐流,吃喝玩乐尝遍各式各样佳酿美食。逍遥自在一段时间剑术仍毫无长进,心境反倒越发急躁难安。

楚霜庚看向面前巉峻山峦,呼出口白气。 他除了这华山,一剑一萧,再无其他。

楚霜庚将剑侧插在身摸出腰间长萧横送在嘴前,蠕唇吹气,萧声渐起,绵长随山峦蜿蜒待他下一变调。

有人恰好在此,逢他萧声轻功登山,身形似鹤轻盈落在楚霜庚所在山崖处。

萧声断然。

那人黑发白袍,冷风吹得他发丝凌乱衣诀翻飞。楚霜庚呆滞。淅皆归正巧碰见许久不见,还正吹着萧,淅皆归眼神讶异分明,欲开口寒暄一二又想到什么连忙掏出腰侧酒葫芦递给楚霜庚。

楚霜庚脑袋空白愣怔在地。

淅皆归鼻头给冻得发红,勾了唇温和一笑。

“楚少侠,酒。”

楚霜庚想起曾经指导他剑术的师兄,跟着情缘远走高飞前曾留过一句话予他。

华山剑法求险,也求情。

楚霜庚接过酒壶,指尖所触及的温度烫得他要沸腾起来。

是情

妄想

*独立篇章,写的出来的话放后续
估计也没人看吧?

楚霜庚算是知晓了江湖风云变化莫测这一说法是从何而来。

楚霜庚一脚将被捆得严实的通缉犯踢在一旁。

剑已出鞘,哐当,白刃相接、森寒剑气向四周弹荡。楚霜庚紧皱眉头将眼神压得凌厉,顺势抽出剑。他稳了脚步,再朝前快速猛打了几道剑气,试图猛攻击开敌手平举当胸的剑。随其攻势生了凄凉肃杀之意,一波
波剑气似浪潮吹得衣袂翻飞。

嗯…这剑斗得气势磅礴,战得畅快淋漓。

虽然他方才还在为捉到通缉犯而沾沾自
喜,转眼既被追杀,上演这一幕精彩绝伦的打斗。

敌人边硬生挡下他招式,边以一掌蓄气,在身前凝成八卦象弹开二人,后退数尺稳住身形。竖指运气,运剑回收后背剑匣。

“少侠好身手。”

淅无休神色淡然远远对楚霜庚拱手一礼,似若无其事。

“哈哈哈哈多谢道长夸奖。不过道长,你同我势均力敌呢。”

“是我操之过急,贸然对少侠出手,抱歉。不过这人少侠是否能够...”

楚霜庚大笑,觉得有趣,道:“这有甚么?让你便是。”手腕扭转反手握剑,拱手对淅无休回礼,随即通缉犯被楚霜庚抬脚踹到淅无休脚边。

淅无休拎起通缉犯开口又道谢:“多谢少侠——”

“停停停,道谢还不如来点实在的。比如将债务一笔勾销?”

“不可能。还请问少侠尊姓大名。”

楚霜庚将剑归鞘,挑起眉峰勾唇一笑,好看极了。

“楚霜庚。”

“在下淅无休。”

楚霜庚转身,一剑仗在肩身形晃悠着走了。

“淅道长江湖有缘再见,到时候赏我一壶上好的酒,就当还了我这份人情好了。”

“嗯。有缘再见。”

若我一人独自仗剑走天涯,那来去也潇洒。

愁死我了。

真的写不出来啊…救命(。。)

是这样的。
才考完试,懒到今天才准备写文。基友和对象都说出了我文里头很大的弊端。为了年底的亮良合志决定进行练习。
会把华武那篇没写完的拆了重写。
努力日更

有没有人参与亮良合志啊

周宬轩:

不晓得这个点有几个人看见,审核是肯定有的但不会很严,有想法请戳我,或者有什么推荐的吃亮良的太太也可以告诉我我去询问,冷圈人手不够是真的很头疼


喻海呀:



用爱发电了解一下!!!




西北沣:







占tag致歉……
有没有人有兴趣……用爱发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