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休_

微雨淅休,步声杳去。

请假条...?
上高一了突然想发奋学习。
其实就是正经更文的时间很少了。我一向是专门掏出一段状态稳定的时间来写文的。
11月2号我就回来。
借此感谢所有关注我的天使,无言之中给我莫大鼓励。
创号至今已经有一年半了。
从刀剑乱舞到王者荣耀。
从双山到军师组。
每一篇我都十分用心去写,即使文笔青涩,用词生疏。
现在你们告诉了我无论如何,透明也好也是会有进步的。
啊其实真的很后悔发誓不写完军师组就不写其他的。
博弈完后是信白的...欠着一位小可爱的,说好九月写完结果现在10底了x.
再者是粉丝破百的福利 。不过这个已经由另一个小可爱要去了x
实话说,我一直很喜欢轩辕剑天之痕,从小龙虾状态醒悟,要给阿仇产粮x拓仇这对x
按季节写文,时不时会产双山吧。不能让喜欢双山的人饿死。
总之,今后也请多指教!

我滴妈也!!!!他怎么那么好看quwuauq

一人女良:

諸君,我喜歡有大GG的可愛男孩子!

狂吸!!!!!给太太打call!!!!

一人女良:

第一次釣魚的宇文太師

要是連這都會被河蟹 那我只能說是被盯上了......

2017 10 18日记。
试图用这种文风写...不要出错就好。
字丑了许多...而且没标上日期。

半夜不睡觉。

忆墨忆曦_:

迟来的中秋贺文
幼儿园文笔!(高光) 请多多见谅
下面注意:
*现代架空设定
*大量ooc 就当看着玩的吧
*诸葛厨请不要砍我(手动加亮)
能接受的话就往下看吧√
————
  “前辈,大晚上找亮可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人手支在栏杆上,月光辉映在人天蓝的短发上,使其缀上些许银光,听见耳侧传来许许细微的  “前辈,大晚上找亮有什么重要的事吗。”人手支在栏杆上,天蓝的短发上缀着些许银光,听见耳侧传来许许细微的脚步声,不需转身便知道那人为谁,语气中尚带着些笑意在不易察觉的地方有掺杂着些许放松。
  “...孔明中秋节快乐。”乳白色的发色在微光中显得瞩目,来人走到被称作孔明的人身边,从衬衣口袋中拿出了一个月饼递给诸葛亮。目光对上人的眼瞳示意人接过。
  “哦?这是前辈自己做的月饼吗?前辈怎么突然给亮月饼呢,莫不是一直挂念着亮呢”诸葛亮顺着张良的意接过,略微惊奇的看着手中的月饼,随即笑吟吟的对上那人如同星空一般深邃所令人向往的眼瞳,遂低头撕开包装袋打量着这块外表普普通通的月饼。
  “想太多了,”张良一书拍在诸葛亮另一只空闲的手上,“良在外面买的。”张良语罢白了眼对着那块月饼带有幻想色彩的后生,遂撇头仰视那高挂在天边的满弦月,眉头不自然的皱起,随即消散在眉目之间。
  “前辈拍疼亮呢,前辈要补偿亮。”诸葛亮另一只手抓住张良的手臂,目光死死的盯住那个不理人的人,心中挂念着刚刚前辈不经意流露出的情绪。
  “...孔明想要良如何说便是。”感受到一侧聚焦的视线和来自手臂上温和的体温,张良压下了心中的情绪,回复平日的淡然略带无奈的转头瞟向那个不正经一直在骚扰自己说后生。
  “作为补偿,前辈满足亮一个愿望好不好。”诸葛亮些许不舍的讲那咸猪手(不是)手掌从张良的手臂上移开。前辈的肌肤真软真白,当然这种话小天才也只能在心底里想想了,“啊”
  “...啊。”既然是中秋,更何况答应别人一个愿望,还是听着别人吧。张良做着这样的想法,听着诸葛亮的话贝齿微张。
  前辈好萌!好像一只猫!可爱想...即使心底里心猿意马,表面上也只能好好做,“前辈真乖。”看着人老老实实的把嘴张开,脸上笑意更胜。目光扫向刚被张良小口咬食的地方,遂自己也咬了口那块地方,舔了舔嘴角,尚有一副有意未尽的模样,“还真是甜呢前辈。”
  “...”
  “前辈,亮想日后伴你一生。而且,前辈请不要同方才一般把心事憋在心窝里,亮也想为前辈分担些。”
  “...好。”

博弈 转

夏日炎热,阴云蔽日。

南燕低飞,氤氲水汽。

诸葛亮一手摇扇一手撑脸等张良下下一步棋,埋怨那空调为何开了许久空气还未凉。张良手捻棋子眼观诸葛亮,漫不经心样难怪输了这盘棋——视线下移在棋盘上,手中棋落在某两线交叉棋点上着子完毕。

“亮又输了呢。”诸葛亮刚放下扇子拿起一棋准备接着张良继续下,不料张良一棋定了胜负。“孔明若下次下棋再如此漫不经心,良会中断棋局。”张良低头捡黑白棋并分类放进棋篓中,感觉空气总算是凉了起来。诸葛亮仍撑摩挲手中棋子,见张良脸颊两侧头发因低头下垂挡住了视线便放下手中棋子,伸手去将张良头发撩至耳后。指尖若无若有撩过张良皮肤,诸葛亮见张良渐渐涨红的脸不由得嘴角上扬。

“时间到了,该去吃饭。”张良抬手捋回耳后发,诸葛亮起身把棋篓收到柜中顺便用扇柄戳开关关上了空调。凉气不再吹出温度也没那么快下降,一声雷在空中炸开后,水汽氤氲许久纷纷成雨滴下落,打在屋檐或路面处溅起水花。原本还有着些凉气消热,但热气被雨冲散向四周漫去融化凉气,屋内湿度变得让人一刻不想多待。

“前辈带伞了没。”“一把。”“好巧亮也只带了把扇。”

张良面无表情抱着书先走到门口撑开伞等诸葛亮来,眼看雨染黑瓦。难不成前辈他瞧出来亮故意没带伞了?诸葛亮踩着着心思小心走到张良身旁,看张良侧脸一如既往地冷漠安下了心,与张良共撑伞走进雨幕中。

伞面将雨自然下落轨道切断给伞下人留了块地,伞骨尖再凝出雨滴向地面下落。张良因温度差鼻梁上单镜片起了雾,诸葛亮凑过去对着镜片吹气。

“干什么。”张良往后缩。“这样吹吹雾消的快。”

张良一脸不需要的将伞给了诸葛撑。


一餐一壶茶后趁着雨势小两人又撑伞淋雨走石板路穿房群落回寝室。

临近夜晚,往前望去黑瓦外灰蒙蒙云雾前横着几条电线,再走几步过几个檐下挂的红灯笼隔离的间隙。细细小雨在河面荡起一圈圈涟漪揉碎河上桥与河面成圆的倒影。

桥这头还染着黄昏,桥那头已经染了夜蓝。

雨势有转大的趋势。“前辈稍微离亮进些吧,若是衣物被雨染着就不好了。”

诸葛亮原本以为张良会皱眉回道“没必要”已经伸手准备将他拉近来些了,可张良转过头来与他直视:“孔明是想牵狗链呢还是拉手呢。”

“拉手。”诸葛亮脱口而出并且将目光注意在张良手中的言灵书上,迅速做好被狗链栓的准备。

“好啊。”

猝不及防。

啊感谢上天。

终于开窍了吗?

诸葛亮,

一脸期待。

张良抬起手轻轻握住诸葛亮——的手腕。

“握、握手。”“...”张良还又扭过头去看前方,诸葛亮还看见张良脸上很明显的红晕。

诸葛亮麻木的和张良牵着手向桥尽头走去。握手腕四舍五入就是握手,诸葛亮觉得他真聪明不愧是小天才数学好的可以去当数学老师教书了。

“亮今天心不在焉所以才会输给前辈。”

“恩。”“下次亮绝对不会心不在焉绝对能赢。”

“哦?敢问孔明哪来的自信?”张良嘴角上扬。

“亮从未打没有胜算的仗。”

前辈都已经跳到亮陷阱里了还问亮哪来的自信?

“前面两局怎么解释?”


夜色已深。

张良被诸葛亮叫去他房里啃冰棍。张良也想瞧瞧诸葛亮屋里怎么样了于是跟着过去找个椅子坐下啃起了冰棍。

家具早已不再突兀了,书架上摆慢书与其他小玩意。桌上凌乱的摆着摊开的书与未收回笔头的笔,张良凑近扫了眼,书页上有零零散散画着用记号笔标明的痕迹,标记出的内容张良读来甚是熟悉。

前几天诸葛亮与自己讨论甚欢的道理。

为什么要特地画出来?

张良呆呆楞在那维持手握冰棍的姿势,大量冷雾散开后冰棍融化滴下一颗雪糕液在诸葛书上。看起来甜腻腻的。

是为了自己?即使是知己也不会到这份上吧?

标记旁边的空白处画了个伞,伞下右侧写着诸葛亮三字左侧写着张良两字。

张良觉得奇怪又好笑。

听不着窗外雨声了,雨看来是停了。

雨后天晴。

——

我肝了四小时?????

我好累啊——

还有最后的结局没有写啊——

人生惆怅啊——

我大半夜辛辛苦苦

肝了写了几百字

美滋滋修格式

然后复制

再复制

GG

博弈 启

*补上次

摩挲棋子许久轻落,棋局已定。

若能从棋盘上博弈般胜出前辈的心。

亮愿一博。

天下如棋,因而一步三算。

-召唤师在一不知名繁华街镇,街衢巷陌施了法使诸葛等人能平凡生活。

-ooc也许.

-且视角与称呼有些混乱,要是不嫌弃可以继续观看了xxx

 引经据典伦天下理,兴起处持扇轻摇;明暗步步慢挑情意,待透悟以扇掩笑。*亮再如何聪明都只能从前辈脸上瞧得冷漠。宛如对弈者正巧是位冷淡之人,吃一子不喜被吃一子不忧,面无表情毫无情绪。


初来乍到时,见一人正倚窗栏右手捧书阅览,左手持一盏空茶。亮心中寂寥小块地下起湿润小雨——老实说是他一见钟情了。于是亮信步向前,收起手中扇提置在窗边壶给此人添茶。

那人转过视线来瞧亮,亮道:“在下姓诸葛,名亮,字孔明。初来乍到不通之处还望阁下指教。”于是那人又细细端详起了亮,羽扇纶巾意气风发,面带笑容给了他瞧。不料面前人眉头一皱,回道:“念在你是自家君主后代孙子属下军师,良自会照顾你。”“前辈客气了,亮先谢过前辈。”

张良抿了口茶,嫌麻烦将茶盏搁在了窗沿。他要翻页继而看书,低头推推眼镜正要翻页。诸葛又不知从哪儿唤出了他的扇轻摇,“亮久仰前辈大名前辈能否与亮对弈一局?”张良又抬起头瞧了他一眼。这才认识多久怎么便开始久仰大名了?

诸葛瞟见窗外不远处放置在窗外院中石桌上空棋盘,大概是无人能与张良对弈弈出个了兴趣所以空在那。张良轻合上书,与亮四目相对,挑衅性的挑起眼角与嘴角,应了声“好”。

诸葛就这么输了这盘棋,心中那雨夹杂着雷电哗啦下打,光是连绵雨声都足以扰乱他的思绪,何况那击不轻不重酥雷打的他脑袋麻。

“这局下得尽兴,良还险些败给孔明。”张良一粒一粒捻*起黑白棋子放回棋篓,带着回味的口吻赞赏。“本就是亮愚钝,前辈棋艺比亮高一筹。”诸葛呆滞盯着棋盘,脑海中挥不去的张良先前挑衅浅笑与现在冷漠面容对比。忍不住的开始心猿意马——前辈能因欲望的满足羞的满脸通红会不会很可爱。

张良翻书唤出言灵缓缓起身,悬浮高度稍调了调为了能与诸葛同高。张良叫了声诸葛见他不应又叫了声,诸葛慢半拍的点头抓着扇子凭桌站起。“带你到各处转转好熟悉环境......"张良发觉诸葛愣愣跟着他走心不在焉,凑过去抬手用书敲了诸葛。“要是走丢了话可不要怪良没有提醒你。”

诸葛回过神,咳了声以掩尴尬。“那前辈可要看紧孔明啊,要是能和前辈靠近或者握手之类的话就不会走丢了。”诸葛亮摇扇说道,若是前辈不握那亮也可自己去握——然后张良立起了言灵书随即金黄色看起来像是链子一般的东西缠住诸葛亮。

诸葛亮心头涌起敌方残血被自己元气弹锁定而感到的恐惧。张良牵着这条链子慢悠悠往前走去,诸葛就这样跟在张良身后听着张良逛了不久。

“现在是沿石板路走,若走其他路出了这小地方可就回不来了。”

“亮听说了。”“刚刚出来的地是书院,现在要去酒楼吃了晚饭后再沿着路回居住的楼。”张良再掂量掂量手中帮着诸葛提着抱着的小食,其实挺后悔出了院便解了诸葛的链子。张良其实没怎么来过这条街,砖墙盖黑瓦成群落,再走走该过穿镇清河上桥回寝室阅览他的书了。现在两人磨蹭慢步走,诸葛给张良喂糕点,张良也就吃配合的吃了。

随后进了酒楼点了一桌饭菜,军师们吃罢便出了楼又沿石板路准备走去桥那回去了。

“前辈,正月天冷,小心着凉。”

“还好,刚刚那局棋对持得有些久,竟已到日落时分了。”

日落西山,正月天寒石板上结了霜,走起来脚打滑人起鸡皮疙瘩。橙红底布随意抹层白团儿绘成了夕阳景象,诸葛亮左手握扇柄右手扯扇羽,转过头细细欣赏张良面容。散乱白发随意披肩,右眼戴单金色镜片与手中金色书封相衬衬出书生气。张良注意到诸葛亮的视线扭过头与他直视,湖蓝色眼眸绻起淡淡疑惑。

走上河上桥感觉温度又低几分。

“其实云积得已有厚重感了,怕是今晚要下雪。”诸葛亮对着张良轻笑,湛蓝眼眸湛明得打消了张良疑惑,他又转回头抱紧自己怀中书好暖和些。

“的确。”“亮其实今天有些心不在焉,前辈下次可要当心了,亮定会认真对持。”“成,与孔明下棋倒也是有趣。”诸葛亮再与张良进了一分,基本是靠着张良了。张良觉得天冷两人靠在一起取暖,各取所需也好于是便任了。

石板路走尽便是河上桥,桥走尽又是一段石板路。

屋檐挂着串串红灯笼已点亮,驱散去大部分黑暗可寒冷仍啃咬人的体肤。

近期才安置的家居物在房屋中显得不够和谐,仍需时间打磨。

一见钟情的物品也是,需用心思摩挲去棱角。

张良将诸葛亮带到房里扭头便回了自己的寝室,诸葛亮觉得他有事没事都可去骚扰骚扰张良。

诸葛亮放下扇子听着隔壁张良书页合起空气摩擦所碰撞出轻微声,謦欬相闻到这种地步也没有去骚扰的理由了。诸葛亮打了个喷嚏,温度冷的似乎呼吸都能刮伤鼻腔。房门被轻敲了几声,“开了暖气就不会冷了,早睡。”

还未应得一声好的听见隔壁房门合上声,诸葛亮敲敲隔着张良的墙“前辈也别着了凉。”“嗯。”

秉烛待旦。


I think I need some power
I cannot satisfy me very t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