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休_

微雨淅休,步声杳去。

双山 分钗破镜

鲶尾藤四郎转身离去顺带将门关上。
长船长义长呼一口气,随后脑靠墙壁轻揉太阳穴。
他侧头眺望窗外,瓜熟蒂落末,落叶知秋归土散去。
鲶尾藤四郎躲闪的目光告诉长船长义这是一份噩耗,鲶尾藤四郎拨弄发绳许久才将那长船长义在脑海中否定数次的想法道出。
"长义我说的是可能。"鲶尾藤四郎懊悔不已,焦急得忘记了敬称。他见长船长义从站立转为坐姿,竟面无表情。
于是鲶尾藤四郎离开了。
长船长义感觉鼻子里堵满了什么东西让他难受不已,他睁大眼睛看眼前残叶凋零。长船长义知道他在哭,名为眼泪的液体正在他眼框处凝聚。
最后一片枯叶也明白了它的归宿是树下泥,像长船长义从眼眶溢出的眼泪一般向地上掉去。而长船长义只是静看,毫无波澜。
任由眼泪溢出,他长船长义不会去眨眼。
只觉很累,一片空白,所以长船长义无任何动作。
万物发(?)憷时他便明白他最好不要抱着希望。山姥切国广消失也好存活也罢他的本作长船长义都能安然自若,同意将这件事情写入历史。长船长义长久存活在这世间,他清楚该用什么感情对待事实。
但他此时心中仍残留着些希望,如同寒冬中仍带有些火星般的煤块。
长船长义很冷,他希望入冬后能有块煤炭可以给他取暖。
可山姥切国广已经消失了,已经是事实了。
长船长义深知他不可能再次见到山姥切国广,即使心脏在滴血寂寥的声音回荡在他耳边,挥之不去的念头紧紧拽着他让他无法安然接受事实。
山姥切国广没有消失,他仍然存活着。
长船长义清空了蓄满的眼泪,递送哀愁的秋风吹干了他的脸颊。他又是那个成熟稳重的长船长义了。

双山 字【原谅我忘了标题x

似乎我跳过了什么时间线……

晨曦终究还是将昏暗的夜晚驱散开来了,动作麻利的如长船长义将膝上落花拂开一般。
山姥切国广是那么形容日出情景的,接着他便停止了这一想法。
他身形后倾再倾向前,脑后布兜白帽便戴到了头上掩盖住金发。山姥切国广扭动手腕,他坐在这儿也有几柱香的时间了。山姥切国广没有发觉刚刚那场淅淅沥沥的小雨在他所坐长椅上留下几处水滩,地上尘土扬起原本洁净白布变得几分脏污。
“付丧神大人,你看你又把披布弄脏了你又不愿意清洗。”一位眼着着将要满十岁孩童怀抱一卷纸一支似乎掉毛了的笔。
山姥切国广歪头,他的披布不都一向是干净整洁好好的披在自己身上的吗?怎么……站起来的山姥切国广才发觉他的披布染上了些许泥污。尴尬的笑笑,将披布放在身后不让孩童瞧见不就好了?
孩童嘴唇翁动还是闭眼装作他没看见面前这位付丧神大人宛如犯错事想要掩盖罪痕的幼童一般的行为。
向不远处满是雨水的圆桌石凳走去,即使闭着眼没了视觉他也能准确的扫去雨露然后安然坐下摊开纸张。
孩童掂起笔在圆桌上放置着的墨盒中轻点,在纸张上一笔一划。
转眼间不及膝盖拽着衣角撒娇要学字的幼儿现今已能与他并肩提笔便是一张好字青涩的孩童了。
怎么说呢……有点自豪感?
山姥切国广脚尖在地画圈,嫩草搅动又直直挺立起来。
长船长义他……那时也怀有这种心情吧。


“国广已经能写很多很多字了呢。”
长船长义捧起茶杯,茶便滑入长船长义的口中,他含糊不清的称赞着山姥切国广。
山姥切国广伸手拉低了兜帽,右手仍在执笔写着写什么。
山姥切国广抬头,长船长义那懒散样尽收眼底。山姥切国广不敢相信面前这副模样的人能教他写字,可叠起快要有他那么高的纸张告诉他就是这人教会了他写字。
“谢谢。”山姥切国广干脆利落的谢意让长船长义有点不开心,我教你写了那么多字这一点点谢意就够了?
不过长船长义发觉在山姥切国广身边堆积的纸张,心里的小小不开心被抹灭了。
山姥切国广趁长船长义注意力转移之际在纸张写下两字,他在心里琢磨这两字很久了。
“长船……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山姥切国广轻声问道。
长船长义视线转移到纸张上,他挪了挪木椅坐在山姥切国广身旁看。
【キス】
“什么?”山姥切国广微张嘴唇再次提问。
“你凑过来点。”长船长义面带笑意答道。
山姥切国广深知长船长义教育方式一向是亲自表达某个词的意思,所以乖巧凑过去。
山姥切国广感觉嘴唇被柔软触感覆盖,山姥切国广慌了。
这是什么感觉?觉得好紧张不安又分外喜欢?
嘴唇与嘴唇交迭,山姥切国广喜欢这种感觉。
只喜欢……长船长义这样做。
长船长义离开,轻笑道“明白了吗?”
山姥切国广点头,“白茶味的……”
长船长义没料到山姥切国广会说出来,老脸一红。
“怎么了吗?”“没有。”

-哇我填坑了……完全不知道接不接的上。
我努力写qyuquququq,下一章是长义prpr哭的章节。哎为什么长义会哭嘞我也不知道。
关于キス不要在意那时候有没有这个字。
白茶味的キス是某次喜欢的人对我说的hhh就用到这上面来吧✔
明天……明天我尽量填坑嗯……

我滚回来填坑了开心吗快乐吗我想写双山了可真棒!
王者那边也会写的啦x

期末了。是的我又咳嗽了。
咳嗽意味着什么,我好像又想写安清文了。
可是我想写水果组的呀x
犹豫不决。

梅雨


※ooc有私设有,[我]是路过的人
※剧情靠猜。

我见过一位男子。
刘海长的遮住了眼,但我依然能从发隙间辨认出他近闭双眸呼吸起伏正安心浅眠。
身着单薄,藏蓝色卫衣很好的展现他健壮的身材。
手环胸斜靠在塌房断墙角落。
那时天色灰蒙,鼻尖处微微湿润。梅雨时节总是多雨,可我正巧没有带伞在身。
“小哥哥,要下雨了哦。”我也不知为何会上前轻拍他肩唤他醒来。
已有两粒雨滴依次落到头顶,很凉。
他睁眼了,发现了我不礼貌的到来,黑色眼眸转动直直端祥着我。
“你赶快找个地方躲雨吧,这里树多。”
他不语,嘴唇也没有翕动想要开口的迹象。
他在想什么我不知道,也许就没在想吧,那透彻不知世间为何物的眼。
“还是说你要待在这里?”我按照自己想法再次询问。
他见我再想开口便答道,“等人。”
“怕他找不着你所以一直在这等他吗?”
他点头”不去看看他来了吗?“
摇头,合眼戴上连衣帽,再次睡去。
雨有增大的趋势,我的肩膀已湿透了。
”我给你,拿把伞吧。“转身离去,想要在雷鸣前将伞带来。恰好此地离家居不远,小跑小刻便到看到了从家院长出的枝叶。
这里是乡下,我抄起油纸伞便匆匆往回跑。
那小哥还没走吧....怪了我为何要那么关心他呢?
脚尖鞋袜已湿,赶到时他已经站起,头侧过似乎于谁在交流。
雨淅淅沥沥的,下大了。
“小哥,伞。”
我把伞递给那人,那人接过点头致以谢意。
撑起,那伞一大半都没有遮住雨,小哥的身子半露在雨中。
哎?我怎么看见,那小哥旁有个人?
揉眼。
他已经走远了,雨幕中模糊的背影。
和那十七,还是十八道伤疤。

我家韩信一辈子都不肯给没蓝的满血扁鹊蓝!!!

忧郁期的二蛋子:

希望大家体谅一下打野,他们日子过得很苦的。


于是两人改行打辅助,助力孙膑蔡文姬等人五连绝世。

占tag
※个人意见
米英啊?
大概是“哈哈哈哈我怎么可能会喜欢英/国吗!”拿着可乐汉堡狂塞进嘴巴不让自己说出真相的/美国。
结果在英/国最累的时候让他枕着自己入睡。
我喜欢你哦。
这种话怎么可能从hero口中说出呢?
xxx

段子

※水果组 马可x橘子
※ooc我的,刀被打飞也是我的x

刀与枪的对决。
马可波罗四处乱射,造成范围性的枪弹雨淋。
“啧。”橘右京在范围之内,本来血量就不多的他被子弹打得只剩残血。
使出了技能跳出范围内,轻巧急忙带刀向附近的塔跑去。马可波罗紧随。
马可波罗仄笑,捏帽沿扶起,视野清晰锁定正在逃跑的猎物。
扣下扳机。
橘右京察觉到子弹划出的杀气,抽刀做出防御姿势要抵挡住子弹以免被收走唯一的血量。
子弹恰到好处的打飞了橘右京唯一的一把刀,飞落草丛中。灼烧的刺痛感,看来是另颗子弹擦伤了太阳穴。
马可波罗见橘右京闭眼低下头,深蓝长发下滑遮挡住橘右京的表情。
一个位移向前移去,再次抬起枪口。
意想中的枪声未响起,吧唧一声却分外响亮。
橘右京 击杀 马可波罗

没了。

这是咱家主公刘备给子龙我画的合影!
好吧其实指的是语c
作者南北,也就是自家主公。
好可爱啊wwwww

凤凰长啼,只因不见君归。

结束画手生涯?
这是最后一张发表在这个帐号上的画了。
以后画画都是画给别人的,包括这张。
噗右手的比例没调好,似乎被嫌弃了?
反正她也不喜欢我的任何地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