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休_

不见子墨,唯有忆昔;
莫言昨日,淅雨未休。

扁庄 枕边人

*改变格式

*玩了一个暑假忘记以前自己写了个啥?!一口气完结吧x


旧年大旱,鸠周而复始停与池边饮水与池中鱼交谈。


傍晚-

长梦散去,睁眼的那刻边忘了梦中所经历过的事情。

唯一画面是指尖停着一只蝴蝶的人,睡眼惺忪面带笑。扁鹊觉得多日以来呆在监狱中繁衍的阴郁因这画面冲谈了不少。

而当他推开木门看见逆光中与脑海画面重叠的笑容,“已经傍晚了。”觉得天边残光扫去了内心阴霾。扁鹊走向前向前抱住了庄周,低头去舔怀中人脖间淡淡红痕。

“我睡醒了。”

不远处的召唤师抿嘴。


池中水随灼热光线干涸,夕阳时分鸠展翅飞去池中仍约有一瓢水够鱼打转。次日只剩一条死尸。


日后-

召唤师似乎默认了扁鹊与庄周寸步不离的状态,抬头赏樱后一秒脑袋摇摇晃晃让人不得捏把汗随后有人提着瓶药将他靠在自己怀里。

“你说要和我住?哈那是不可能的。你说给你单独的一个房间住?恩.....。”

召唤师与不将自己生命安危放在眼中的鲲商量如何如何。


某晚-

半夜时分信步于庭中,借助微弱光线与肩头荧蝶观赏夜空那一轮月。目光从月转到身前探路,不料见着了用围巾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人坐在自己要坐的石凳上。扁鹊扯扯围巾,“夜色已深,再不去入眠有害身体健康。”“越人不也还没去睡觉吗?”“我睡眠还算充足,倒是子休现在不睡在干什么。”“越人你又在干什么。”

庄周记得他刚刚明明确认扁鹊已经躺下静眠了啊,怎么又比他前来到了这等他。

扁鹊觉得他已经有点乏困因为看着庄周身形有些透明,怎么面前人的肩上蝶站不稳。

两人对视良久。


鸠轻轻叼起尸体,想要将它埋葬。


———

我肝不动了。

我肝不好。后续明天绝对肝!今天是8月23号好的我记住了。

一个暑假文笔和剧情都退步了吧hahaahah。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