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休_

不见子墨,唯有忆昔;
莫言昨日,淅雨未休。

博弈 上x

摩挲棋子许久轻落,棋局已定。

若能从棋盘上博弈般胜出前辈的心。

亮愿一博。

天下入棋,因而一步三算。


-ooc也许,私设有x怎么顺口怎么写x

-且视角与称呼有些混乱,要是不嫌弃可以继续观看了xxx


引经据典伦天下理,兴起处持扇轻摇;明暗步步慢挑情意,待透悟以扇掩笑。*亮再如何聪明都只能从前辈脸上瞧得冷漠。宛如对弈者正巧是位冷淡之人,吃一子不喜被吃一子不忧,面无表情毫无情绪。


初来乍到时,见一人正倚窗栏右手捧书阅览,左手持一盏空茶。亮心中寂寥小块地下起湿润小雨——老实说是他一见钟情了。于是亮信步向前,收起手中扇提置在窗边壶给此人添茶。

那人转过视线来瞧亮,亮道:“在下姓诸葛,名亮,字孔明。初来乍到不通之处还望阁下指教。”于是那人又细细端详起了亮,羽扇纶巾意气风发,面带笑容给了他瞧。不料面前人眉头一皱,回道:“念在你是自家君主后代孙子属下军师,良自会照顾你。”“前辈客气了,亮先谢过前辈。”

张良抿了口茶,嫌麻烦将茶盏搁在了窗沿。他要翻页继而看书,低头推推眼镜正要翻页。诸葛又不知从哪儿唤出了他的扇轻摇,“亮久仰前辈大名前辈能否与亮对弈一局?”张良又抬起头瞧了他一眼。这才认识多久怎么便开始久仰大名了?

诸葛瞟见窗外不远处放置在窗外院中石桌上空棋盘,大概是无人能与张良对弈弈出个了初所以空在那。张良轻合上书,与亮四目相对,挑衅性的挑起眼角与嘴角,应了声“好”。

诸葛就这么输了这盘棋,心中那雨夹杂着雷电哗啦下打,光是连绵雨声都足以扰乱他的思绪,何况那击不轻不重酥雷打的他脑袋麻。

“这局下得尽兴,良还险些败给孔明。”张良一粒一粒捻*起黑白棋子放回棋篓,带着回味的口吻赞赏。“本就是亮愚钝,前辈棋艺比亮高一筹。”诸葛呆滞盯着棋盘,脑海中挥不去的张良先前挑衅浅笑与现在冷漠面容对比。忍不住的开始心猿意马——前辈能因欲望的满足羞的满脸通红会不会很可爱。

张良翻书唤出言灵缓缓起身,悬浮高度稍调了调为了能与诸葛同高。张良叫了声诸葛见他不应又叫了声,诸葛慢半拍的点头抓着扇子凭桌站起。“带你到各处转转好熟悉环境......"张良发觉诸葛愣愣跟着他走心不在焉,凑过去抬手用书敲了诸葛。“要是走丢了话可不要怪良没有提醒你。”

诸葛回过神,咳了声以掩尴尬。“那前辈可要看紧孔明啊,要是能和前辈靠近或者握手之类的话就不会走丢了。”诸葛亮摇扇说道,若是前辈不握那亮也可自己去握——然后张良立起了言灵书随即金黄色看起来像是链子一般的东西缠住诸葛亮。

诸葛亮心头涌起敌方残血被自己元气弹锁定而感到的恐惧。张良牵着这条链子慢悠悠往前走去,诸葛就这样跟在张良身后听着张良逛了不久。

——

召唤师:不得不说看起来像遛狗。

张良:就是在遛狗。

——

*并不是诗句而是自己瞎写的句子

*读nie

——

我写不完!!!!!!!!这个对我来说算很长很长的了x

下面那部分我会尽量赶出来的到时候拼在一起好了x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