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休_

我真的想吸华。

博弈 终 【修稿补结局】

秋风起凉意,枯叶落路旁。

“前辈。”诸葛亮手摇了摇棋篓,棋子与篓壁来回碰撞响起清脆声勾来张良注意力。张良仍捧书翘着二郎腿,头都不转地等待诸葛续话。“来博弈吧。”

“博何物?”

“前辈的心。”

干燥枯风吹过阵阵落叶听不清簌簌声,时隔许久棋下悦耳对弈暗争燃硝烟。

张良皱眉分析棋势,此次局势比以往都复杂难对付许多。

稍微不慎便会落入圈套中越陷越深,最后输在对方棋下失意许久。

张良想起自己曾沿着路前行忽的发觉仍是熟悉的白墙黑瓦但分明是不同的景色了,那种无力抓住任何事物而迷茫在人流中随波逐流感。

现今局势已插翅难逃,张良仍按着自己思索的步骤落了一子。

孑然一身,自己的色彩也淡然与黑白调色混为一体。

诸葛亮紧接着跟着下了一棋,张良又得慢慢思索如何破局。“和前辈初次下棋也是在这庭院中呢,天气转凉——前辈你瞧那候鸟已飞来了.....”而诸葛亮又翻起旧日往事云云扰乱着张良的思绪。

了的尾音还未发出诸葛亮便骤然停止,思绪只限于呼吸视听,变得苦涩。黑瓦墙沿飞落候鸟,收翅四周观望今时旧景不同。

而前辈你为何观望这景却不曾发觉这细微变化?

“我弃局。”张良将棋子随意丢在石桌上,没必要为不会伤及任何利益的局面而绞尽脑汁去谋划出路,况且又不是自己熟悉的领域内。诸葛亮一言不发收拾棋子。

全然不见开局时那胜券在握自信满满的劲头了......张良觉得诸葛亮变得奇怪却秋毫无违和感。诸葛亮不分黑白子捡起便往棋篓放,一言不发。

是因为自己弃局生气了?张良思索不出个理由,只得续着诸葛的话向候鸟看去。

那只候鸟好像自己去年还喂了它吃了些食物?似乎又壮了些?

白墙黑瓦与候鸟颜色还未褪去半分,看来自己仍随波逐流许久。

诸葛亮起身进入室内将棋篓收好,再出来时张良已经抱着言灵书站在门口面对自己出来的方向等着他。诸葛亮信步到张良身旁与他并肩沿石板路前行,“孔明怎么不分黑白子就放入棋篓里了呢?”“前辈怎么不和孔明继续博弈下去呢?”

张良叹了口气,无奈至极。

他早就该发觉自己那一成不变的暗调景象早已染上湛蓝色块,磕磕绊绊随波逐流中不再迷茫甚至觉得安心并且满足。

连那寒冷季风与夕阳残色都觉得如此温暖。

“良的赌注早已被孔明你纳走,哪来的赌注继续和孔明博弈啊?”

“所以说?”诸葛亮转身借着身高优势俯看张良,湛蓝眼眸装不下的狂喜和质疑。

“良心悦你。”

饭茶食饱,诸葛亮觉得面前熟悉不过的景象竟然如此养眼。

仍是黑瓦挂红灯笼,白墙沿石板路。
那江水鲤鱼点涟漪,波圈同昨日数。

当然还是身旁人最养眼,于是诸葛亮未经允许便握住了张良的手。张良想挣扎但想起方才自己说出了那种话,怕再被冤枉于是默认。张良扭过头看街景,脸上浮起红晕。

两人并上桥,江面映夕阳云。

“前辈不妨吻亮一口?”

“.....”

张良无法回绝诸葛亮的要求,凑过去在他脸上轻点一口。
无论如何都是挺大进步了,诸葛亮一牵起张良手二侧首落了一吻在人嘴角处。
“...前辈有待提高。”“别得寸进尺。”
抬头望江水为竭处,似乎望不尽。

屋内家具使用得有了磨损,物品摆放得再如何杂乱都无突兀。
木桌为何缺口已经记得模糊不清,书上所描绘字迹朦胧不清,因回想浮现在脑海中的字迹又消失不见。
温度一度一度下低,一口一口吞噬暖意。
夜色渐深,脚掌感得有些冰凉。
“前辈的布衾是否盖不住暖意啊?”张良点点头鼻息哼声嗯。“恰巧了孔明也是。”“冷着了怎么办。”“能再多盖一些就好了。”“没有多余的被子。”
“...那一起睡吧。”
诸葛亮嘴角不断上扬,掩盖不住的春风得意。
明明现在是秋高气爽时分啊——
终能相拥入眠。

——
补上结局,去写后记
后记放在自己的博客中,不影响这篇的观看。

感谢。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