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休_

沉迷燕仔,更新随缘。

我的宝贝儿!!!!!(呕)

雾中有云:

情人节太太们发糖,我默默地来发个刀(大概)
我失明了,身边的人陆续离去,连同最放不下的他。
↑梗来自空间,策约现代p


一直都在注视你



百里守约的眼睛自百里玄策小时候就被检查出有恶疾,据医生所说是遗传病。
搞不好会失明。
那个时候百里玄策还小,什么都不懂,经常粘着他哥,甚至在他哥脸上胡乱地留下一堆口水。
玄策的眼睛比一般的小孩子都大,绯红色的眼珠子看着百里守约的时候,满是开心和信任。
弟弟的眼睛那么清澈,一定不会像他一样有一天会坏掉吧?
百里守约想着,手轻轻地覆上百里玄策的眼皮嗯?有些不解哥哥为什么要摸他眼睛,百里玄策看着面前哥哥那张脸,嘴巴就这么帖了上去。
温热、湿润的触感从眼皮上传来。


“医生,失明的话皮肤也会有感觉吗?”
“眼皮吗?”
“是。”
“眼皮的话还是会有感觉的。”
这么这双眼睛所在的位置,还是可以感觉到百里玄策的。
属于他一个人的弟弟。



医生预测百里守约的眼睛会在30岁后完全失明。
30岁吗……那还有几年的时间能看着玄策长大呢。
百里守约22岁时,百里玄策才18岁,刚刚成熟、独立的年纪。
在百里玄策人生重要的这个年纪,一切都才刚开始的时候,一场车祸打断了一切。
平常的去帮哥哥拿药,平常的骑着自行车过马路,一只不知从哪窜出来的黑猫挡在了斑马线前,打破了这份平常。
“小家伙让一让好……哎你嘴里含着什么东西?”代表着不吉的黑猫嘴边有几滴水珠落下,待玄策看清黑猫嘴里含着的是一条蓝色的鱼时,已经迟了。
黑猫轻巧地跳到一旁,被血溅到的眼睛格外刺眼。正欲远离这现场时却被一双细瘦的手抓住。
少年在事故旁边喃喃道:“这下该怎么办呀……”



医院,眼科,百里守约对这里早已轻车熟路。
每次来这里都是定期检查,这次……
对眼科了解,并不代表对眼科手术了解。
多次设想过自己会怎么躺在这张床上,却没有想过是为了把自己的眼睛给玄策。
玄策会发现他的眼睛没有以前的大吗?还是会发现眼睛和以前有些细小的不同?
还是会发现这是自己的眼睛?
麻醉剂发作前百里守约一直想着百里玄策。
那双绯红色的眼睛认真地注视着自己……真想再看一次呀,玄策睁着眼睛注视着自己的脸。还有未来玄策更加成熟的模样。



离百里玄策出车祸已经过去了两个星期。
离百里守约上手术台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
百里玄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以及那双不属于自己的眼睛。
听父母说,哥哥为了自己把自己累倒了,在家里休息。
累倒……吗。
镜子里的那双眼睛,分明不属于自己。
与自己一样的绯红色,却有这不属于自己的温柔。
这双眼睛的主人会用连自己都没有发觉的温柔去关注他,会在他懵懂时用比自己大很多的手抚摸自己。除了吼他吃青菜和青椒,这双眼睛的这人永远都是那么温柔地叫着自己。


在百里玄策醒来后,眼前只有黑暗,无止境的黑暗。
“哥……”他轻声喊出最亲昵的人,声音从迷茫到害怕,“哥,哥……哥哥!”
如十几年前一样,一只手覆上了他的双眼。
“玄策别怕,我在。”


抚上那双不属于自己的眼睛,玄策失神道:“哥,这就是你的‘在’吗?”
天空已经入夜,却有丝丝蓝光散落在夜空中。


医生说他是眼睛在车祸中受损,目前还在观察。
那几天真的很黑呢,什么都看不见。失去光的感觉原来是这样的吗?
还好旁边一直有光源温暖着自己。
睡过去前百里玄策迷迷糊糊地想。
一觉醒来得到的是哥哥倒下的消息。百里守约虚弱的声音从手机的扬声器里传出,百里玄策心里不是很滋味。
“哥。”顺着声音,抓住最后的那道光。


蝴蝶飞进房间,带着一道人影。
“谁?”百里玄策回头,却看到一条巨大的鱼【鲲】占据了整个房间。
“抱歉。”庄周从鲲后面走出来,拍拍鲲巨大的身躯以示它缩小,“给我一次补偿的机会可以吗?”
百里玄策认出来了,这条巨大的鱼就是当初黑猫嘴含着的那条。
那又如何?事情已经发生,无法改变他哥为了他失明的事实。
但未来还有机会。
“我想让我哥复明,不,把这双眼睛还给他。”
“我认识一位朋友,是位神医,他可以帮助你。”
黑猫、车祸、能变大变小的鲲、神医……百里玄策已经无暇顾及这些事情有多么的怪异,他只知道他哥现在在一片黑暗的世界,和他几天前的一样。
但他身边没有光。



玄策消失了,连一封信都没有留下。
失明带给百里守约的痛苦不是最大的,以前有时因为眼疾也会失明好几天。那几天什么都看不见,促使他往前跨步的是耳边玄策的声音。
在只能听见玄策讲话前,他只想好好看着玄策,哪怕只是很短暂的七年。
因为失明,百里守约身边的人基本都离他而去。但他只在乎一个百里玄策。
自己的那双眼睛,有好好的看着他吗?


扁鹊说如果他不治好这双眼睛的话,再过七年他也会失明。
……他哥把他最后七年的色彩给了他。
“但治好,也需要七年。”
“要求是你得在这里待七年,配合治疗。”
“你的意思是让我哥一个人等我七年?!”
“你也可以这么理解。”



第三年百里守约孤独地住在以前的房子里。玄策不在的第一年他曾有过一段时间发疯似的去外面四处找他,他看不见,但可以想象的出来路人用怎样的眼神看着他。
“我喜欢玄策。”疯狂后的冷静,他在生活稍微可以独立治理后对父母坦白了。
年迈的父亲的叹气声刺痛了百里守约的心。他内疚,却不能违背自己的心。
第二年父母两人便搬了出去,只留下一只导盲犬陪着百里守约。
百里守约抚摸着导盲犬的皮毛,日子依靠政府给的补贴和房子出租,吃穿不愁。
和房客关系良好,却没有一个人能进他的心里。
等的那个人依旧没有出现。


百里玄策每年生日都会拍一张照片,他怕他哥见到他后认不出来。
怎么可能。
自嘲的笑容溶于镜子中,他明白得很,自己这样做,不过是为了弥补没有和哥哥在的五年时光。
第六年,扁鹊替他找到一双眼睛。



哥我喜欢你,从以前一直到现在。你也一定喜欢我对吧。
你的眼睛在说着喜欢我呢。


第七年,百里守约的思念逐渐淡化。
七年之痒吗?不对这个词也不是这样用。
思念淡了,执念还在。百里守约现在出现一种玄策已经回来的错觉。
连走在大街上也有一种不真实感。
“小玄,怎么了。”导盲犬突然吠起来,百里守约感觉到面前站了一个人,还未来得及说话那人影已经接近他。
“哥。”陷入黑暗前耳边响起了玄策的声音。
自己果然是出现了幻觉呀。


再度醒来是眼睛被纱布裹着感觉。
这种感觉并不陌生,令他感到吃惊的是光。
与失明时的黑暗不同,他能感受到光强弱了。
想到昏迷前的那声哥,百里守约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手指不自觉地动了下,记忆中久违的声音传入耳中。
“哥你醒了!眼睛怎么样没事吧!”
不对,和记忆中的声音有些差别,声线比离开的时候更加低,也少了几分少年的清脆。
但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百里守约撑着手臂想要起来,玄策就在旁边小心翼翼的扶着。
弟弟的手有些颤抖呢。嘴角弯起一个弧度,百里守约反手把弟弟拉进自己怀里:“欢迎回来。”


几天后扁鹊宣布百里守约的眼睛可以拆纱布了。
纱布被卸下,张开眼睛重新看到这个世界的画面是百里玄策紧张的脸。
以及那双想被被血染过的眼睛。
“哥我喜欢你,喜欢了不止七年了。”
“我也是呢。”


End

评论

热度(33)

  1. 淅休_雾中有云 转载了此文字
    我的宝贝儿!!!!!(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