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休_

沉迷燕仔,更新随缘。

【亮良24h/22h】

先生辛苦了

忆墨忆曦_:

  暑去寒来,离开朝廷来到这已经有了一年半载了,每日总是盘腿习坐在软草榻上,或是弹琴修养情操或是翻阅诗集册。每每抬眸总是瞧见庭院前那开的繁茂的桃花树。当起风时,我喜欢望着那棵桃树。片片桃花瓣被风刮落缀成一副美景,我觉得,可能这就是无所事事之后的闲暇之举吧。
  自从来到这里,我再也无需像以前将生活安排的紧凑,每日仅需下田农耕,外出赶集过个平民的生活即可。我居然还恋上了这种感觉,犹爱那棵桃花树。
  树上桃果长得又大又粉嫩嫩的,可是我从未想到去摘那果子,毕竟那与平民百姓追名逐利并没有多大的差别。我仅仅看着那树上的果子从青涩长成成熟再从那压弯的枝丫上坠下,我做的只是将那掉下的果子捡起,好生处理。
  不过住在这院子以后,总有些怪事发生。例如我每日晨起,总在门前瞧见一罐尚未启封的桃花酿,却不知是何人所做。每日如此,久而久之我也没有去在意,只是我不喜酒那股冲鼻的辛酸味,认为饮酒只是虚度时间还败身或是借酒消愁罢了。所以每次赶集,我都会拿着桃花酿去镇子上面卖。略微启封香飘十里,镇子上识酒人皆说这是好酒,争相出高价买走。我只是摇头婉拒了那些价钱,以平民价格拣了一些售与他们,留下一些给予那些好酒的平民。
  每日一罐桃花酿让我心中起疑,所以我决定不眠等待那人的来临。夜半三更,我摇摇欲睡,眼皮都忍不住打架。当我将快放弃的时候,我听见院子里面有细微的动静。我在窗口悄悄向外望去,软白卷毛被特意压下只为不被发现。我看见一个人蓦然在那树前出现。粉红发尾追着米白,湛蓝眸瞳中妖艳模样,手持一把羽扇,当他出现时,我闻见空气中都有股桃花的香味。
  那人送完酒后,我便见他在树前消失不见,还未等我的神经做出反应。身体机能却遭受不住这番折腾,眼前也变得黑暗起来仿佛坠入了深渊。直至一团光出现在尽头,我向着那团光走去,那光渐渐刺眼带着我来到一个我未曾来过的地方。
  路的末尾有一棵和庭院里面近无差的桃树,只是这棵上面系着许多红绫,上面写着许多人的名字。在瞬间,我在上面看到了韩信,刘邦,萧何以及许多往人。夜晚见到的那人坐在树下,摇着羽扇弯眸望着我,眸中笑意盈盈,身边有块石碑,上面写着桃花源三个大字。
  我怔住了,大脑好似停止了运转接受着这一切。片刻之后摇头晃神,启唇做揖。
  “您是仙人否?。在下张良,字子房,可否询问阁下大名。”
  “一个帮人算情缘的仙罢了。在下诸葛亮,字孔明。我注意你很久了,西汉的军师。”
  他摇扇启唇接下了我的话,我隐隐约约记得记忆中好似也有一个名唤诸葛亮的孩童,但是待我家族被灭门,我被迫逃亡,我们就未曾再相见面,我木讷的望着面前的人,在心底里再三告诉自己他和那孩童不是一个人。
  “我就是你小时候的那人,前辈。”他轻笑,手掌撑地起身,点缀在他身上的桃红花瓣受重力影响,走到我的跟前,一下子我们的距离就缩短了不少。他郑重的握住我的手,在我手上轻点了一下。
  我望着他那双桃花眼,难见的红晕染上脸庞,撇过头去不去对视他。未想到他竟用童年的语气在我耳边轻声说道。
  “前辈,唔...理理孔明嘛。”
  耳边传来的温热气流,令脸上神色似滴出血一般,再加上我一贯不能免疫他这般唤我,我只好转回头去对上人眼眸一眼便收回来,用蚊虫般弱不可闻的声音应他。
  “可以考虑一下”


  桃花夭夭,灼灼其华。


临时补上拉低颜值的。

评论

热度(31)

  1. 淅休_难量墨悲 转载了此文字
    先生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