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休_

不见子墨,唯有忆昔;
莫言昨日,淅雨未休。

【双山文 山姥切x山姥切】

之后,


主人将那把刀修好了。


但是,我看到的,还是一把碎掉的刀。


【刀碎了……再怎么重修都也是没用的】


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主人将这吧刀托付给我,让我照顾好他。

……


是吗?轮到仿刀来照顾本科了?


我细细琢磨着,恩,看起来比之前那副欠揍的样子好多了。


【但我宁愿看着那副欠揍的样子】


为什么,我明明是仿刀,却没有仿出他的性格。


为什么,我是如此的无用?


明明……


他是自己最重要的存在。


如果,


我们之间没有“本科和仿刀”的身份。


那么,


我们会活得好一点。


但是,


没有那层关系的话。


我就不存在世间了。


所以,


命运实在捉弄我吗?


一面让我痛苦,


被人嘲笑我是仿刀。


一面让我自豪,


我的存在是为了那人。


我原本厌恶自己,巴不得自己消失。

结果……


“自己”消失了……


够了……


我到底是什么存在?


“仿刀”?“已死亡”?“山姥切”?“恋人”?


“仿刀”一边厌恶着“仿刀”?


“自己”死了“自己”却没死?


“山姥切”是“山姥切”的仿刀?


 【拜托了……不要再想了】


“仿刀”喜欢“本科”


唯有这点,我肯定……是假(假)的。


(某制:这章脑洞大……注意下符号吧……我自己也反应了很久……)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