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休_

不见子墨,唯有忆昔;
莫言昨日,淅雨未休。

【双山】下

#这章很奇怪…作者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随着布料滑落在肩上,如同那人一般的头发暴露在空气中,被水面清晰的倒映着。

不要,不想看到这些。他急忙的扯上布料,将自己包围着。

看到这些,就会想到那个自己95年来都在思恋的他。那个温柔的笑着带着我走向前方的人;那个在我难过时紧紧抱住我的人;那个教我一个一个认字的人;那个在碎刀前还在笑着想要擦干我眼泪的人。

明明,那人已经….

不想…再想这些了。

“嘣——”樱花纷纷脱离树枝,弥留在半空中,然后和樱花树消失在这世间。唯一能证明存在的只有被砍剩的树桩和那个坐在一旁叫着“不要再想他”的少年。

溪水不再随着樱花树蜿蜒着,因为它被填埋了。细碎的水流声已经消失了,一点一点的被土地掩埋。能证明存在的只有被掩埋的痕迹和还在看着自己的倒影说想起某人的少年。

雏鸟悲哀的叫声,镜子破碎的声音。

发生了什么?

【你的愿望已经实现了哦】

【如你所愿】

所有关于他的事物按照你的要求消失了——除了你。

这个与他最大的关系的“事物”。

从一个模子打出来的,一模一样的外貌,一模一样的刀生,完美的“仿刀”

没有消失。

哭着要所有关于那人【无辜】的事物消失。

【谁才该消失?】

我才该消失!

他哭着,但是并没有后悔。

这是我说的,但是我并不是那么想的。

明明心里是那么想的,到了嘴边就和自己想的完全相反。

【这算是在推卸错误】

说了,做了,依然不能改变什么。

什么都不能改变的弱小仿刀,改变不了那人碎刀的事实,改变不了还在想着那人的事实,改变了那些关于那人【无辜】的事物。

要是那人在身边,他会将我相反的说法,温柔的做出我正确的想法。

可是、可是那人已经碎刀了。想这些有用吗?

脑海里一直有两个思想斗争着——

是接受碎刀的事实,继续将其他事物说成和那人有联系,接着粉碎它。

【包括自己】

还是,

继续心口不一的想那人,心口不一的看着说其他事物和那人有联系,接着痛苦。

【总有一天会疯掉吧。】

两条死路,似乎第一条死的安心点?

那么——

“选择后者。”

世界瞬间安静。

万物生长的春天似乎在生长着什么?

选择这个选项似乎不会令人惊讶。

心口不一的仿刀不就是这样吗?说着违背自己想法的东西,又极度用语言纠正的更离谱。

属于心口不一的仿刀选项,给他的结果是什么呢?

几个月后。

“主人,请问您知道长船长义这把刀现今如何?”

“哎?”主人一脸疑惑,这是山姥切第一次向他主动向他搭话。

“我只是.….在搜集刀的资料。”编了个傻逼才会相信的借口。

“哦!soga!”傻逼的主人。“在德川家,最近….好像,变成付丧神了。”

“嗯….太好了呢。”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