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休_

不见子墨,唯有忆昔;
莫言昨日,淅雨未休。

双山

戴上护甲,系好绳结。
对着前面的镜子,慢慢披上披风。
一大半的脸随着布料覆盖隐藏在其中。
披风的绳子在切国的手中手中熟练的变成了绳结。
理了理过长的刘海,低头,将镜子合上。
拿起刀架上的刀。
樱花瓣已经是最后的花瓣。
樱花的凋落,代表罂粟的盛开。
切国不再抬头看那花期将要步入死亡期的樱花。
低头想着罂粟正含苞待放的花骨朵。
随着主人走向战场。
(PS:本章和历史时间有不同,和被被历史的主人有冲突。)
再一次踏上战场,没有那人的陪伴。
混杂着浓厚的血腥味的微风吹起了敌方的旗帜。
“德川”两个打字绣在上面。
手中的刀柄在微微发烫,刺痛某个地方。
德川……
这次的战争……有那人的陪伴……
                                                                        -(引子)END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