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休_

不见子墨,唯有忆昔;
莫言昨日,淅雨未休。

双山

被主人领回,被主人叫去“分析为何失败。”

 

“为何德川能取得胜利呢?“”主人,对方是德川与福岛大军合并的东军,共有10万之众。我们西军虽也有合并,但对方不熟悉,且战法各异。又因反水……”“够了!”

主人打断了切国的分析。“虽然你说的是对的…..”

主人叹气,“你的战斗经验明显不足,虽你的领导能力很好,打击也高。唉……仿刀比较是仿刀啊。”

切国的眼神黯淡下去。

是的,仿刀就是仿刀。无用的仿刀,永远那么的弱小,只会给别人带来噩运的仿刀。

(某制:被被别闹,锻出爷爷捞到小狐丸的欧刀….)

站在一旁的另一把刀(那个主人的佩刀)笑看跪在地上的切国。“仿刀…..就是那么恶心,就是个赝品啊。”

“…..你再说一遍?”

那把刀看着还跪在地上切国腰间佩戴的刀,提高音量“仿刀…….不就是赝品吗?不就是仿制品吗?你就是打了败仗的赝品啊,就是无能的废铁啊。你没有自己的样貌,你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别人拥有的。你就是一块长着别人的外貌的废铁啊。”

“我说的对吧,赝品?”

切国站了起来,深绿的眼睛充满了杀意。手指搭上刀柄,死死的盯着刚刚大叫的“赝品”的刀。

切国未抽出刀柄,主人便下令“送他去藩井。”

主人甩袖便走,那把刀也紧随。

与切国擦肩而过,“再也不见,赝·品。”

切国看着主人远去的背影。

低下头。

【我不是赝品,只是把仿刀。我,就是我。】

“请到刀箱里去。”下侍拿着精美的刀箱,将切国的本体收入,送去藩井家。

9月罂粟如此美丽。

【盛开在早已凋零的季节。】

被一刀一刀的削落。

战争的战火已经熄灭,日本的大局由德川掌握在手。时间进入江户时期。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