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休_

不见子墨,唯有忆昔;
莫言昨日,淅雨未休。

极化的背后

 极·平野
敌军的尸体遍地都是,肝脏、大脑从尸体流出,真的是肝脑涂地。

平野藤四郎收回刀,走到审神者身后。明明他可以一马当先冲上去带领大家攻向下一个点,但依然默默的走到审神者身后跟随着她的步伐。

 平野藤四郎即使肝脑涂地也要跟随主上,即使下地狱。

主上,请你不要在担心您在离开人世后的我该如何生活下去。我不会难过,我会在您的灵魂离开身体的那时,走到盛满业火的刀炉前用自己的刀刺穿我的喉咙自杀掉自己的肉体,再跳入那无尽的业火中让它将我的本体吞噬。

 主人,我会带着一身业火在地狱跟随着您。

我会永远的做您忠诚的后背,我会永远保护着您的身后。

【所以,主上的身前就无法被他忠诚的后背保护】

 主上,你再怎么露出痛苦的表情也都无所谓哦。 


【照下多少道被称为和平的光 在阴影中持续着凄惨的杀伐 
去参加葬礼的人们 全都一语不发 
即使被雨打得透湿 也要前进——除此无它…… 
在双目轻瞑的黑暗中 将呼吸交错 
轻触而上的温暖光芒 是微弱的律动 
写满否定连接词(Ne)的书本(纸) 将历史操纵(*) 
轻触而上的灼热光芒 又是谁的“火焰” 】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