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休_

不见子墨,唯有忆昔;
莫言昨日,淅雨未休。

关于友里香的头饰1

首先要从制开始说起。
“呜……抱歉。”
第一次做新手任务失败害得切国重伤+真剑必杀。切国还没开始怪自己“仿刀的能力太弱”制便开始各种埋怨自己“太无能了害被被受伤……”
负能量满满到一种连切国都看不下去的境界。
“QAQ我废了!”“别_别哭了可以吗?”“都怪我无能!”
切国无法再从语言上安慰,一脸无奈。
切国灵感一闪,从破烂的衣服上取下胸前系着家徽的红绳,将它系在制高高扎起的双马尾右边。
然后留下一脸懵逼的制走向手入室。
“嘛……这就算送你成为审神者的礼物吧。”
制抚摸着头上的红绳。
这是送给很重要的人的礼物吧……谢谢,山姥切。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