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休_

不见子墨,唯有忆昔;
莫言昨日,淅雨未休。

审神者今天放学回来的早,蹦哒着抱着一堆油豆腐躲在小狐丸房门前想要给他一个惊喜。
“爸爸~”“哎……虽然你应该去找你妈……”
……谁能告诉我我听到了什么……
“爸爸你不生气了嘛?”“……谁说的?”“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了啊……爸爸……其实如果我不当公务员的话我就没钱养老了啊……”
什么鬼?养老?审神者一脸懵逼……桥豆麻袋……让我理理。里面的人是小狐丸,另一个人是狐之助,恩,婶婶听出来了。狐之助叫小狐丸粑粑那么麻麻……是鸣狐?woc,难怪狐之助看上去那么眼熟!脸是小狐丸的脸型,毛是鸣狐面具上的……
正当审神者分析得要更细致的时候,一只手搭上了她的肩膀。“主上……”“woc?”“呀呀你那么早回来啊……”小狐狸为主上的早归感到高兴,为主上早归带来的油豆腐感动高兴。
“恩~”审神者笑的十分和善,将油豆腐塞入鸣狐怀中便蹦哒离去“吃吧~我先走了哦~”
“主上……今天怎么了?”鸣狐一脸疑惑。
“麻麻!”狐之助将狐狸的弹条能力发挥到极致,扑到鸣狐的怀中,小狐狸一脸不爽。“恩,工作辛苦了。”
……为什么婶婶我那么辛苦的工作就没有得到鸣狐的安慰……
啊啊,说到为什么小狐丸和狐之助吵架……
“说好的去神社帮忙呢?”小狐丸生气的将狐之助的录取通知书摔到桌子上,狐之助吓了一跳,然后缩在鸣狐身后,“不去当公务员就没钱养老啊……”“我还需要你养?你前几天还偷神社的钱去买油豆腐,我还没说你!”“那是我买了给你和麻麻吃的啊……况且那是主上指使的……”“你把主上拒之门外是什么意思?”“她灵力不促,进来也是十分勉强的进到门口然后回到现世啊……”
于是就吵了起来。
然后就冷战了几天,在鸣狐的交涉下,遵循着“没有什么事是来一发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发”的真理下,才将小狐丸哄好。
恩,就是这样。
——————
好吧很渣,但最起码我码了……下次我更完双山再更吧……很渣啊……抱歉……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