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休_

不见子墨,唯有忆昔;
莫言昨日,淅雨未休。

本章会陆陆续续的更……我要考试了啊……

清晨。切国醒来,做完该做的事。
站在门口,缓慢的伸出右手推开门。
在没走过几次的走廊上行走,切国感动莫名心情好,便加快脚步向走廊尽头走去。
寒雪纷飞。
走廊尽头的长义抖了抖身子,拍了拍肩头上的雪,将怀中因走动而散乱的佛香重新整理好,抬头便看到正看的入神的切国。
“哟~国广。”长义温柔的将陷入沉思的切国拉回。“你第一次叫我国广呢。”“呵,不然叫你仿刀你又要翻脸。”“我不是仿刀。”“我知道啦~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长义急忙的推开门,温暖的室内灌入了寒冷的北风。德川主人正入定在金身佛祖前默念着什么。长义将燃尽的香柱取下,换上新燃的香柱。
当长义出来的时候,日出已经结束了。
“可惜,我还想看日出。”长义无奈的打消了想要约切国看日出的粘土。“……我比较喜欢日落。”“那傍晚一起看?”“虽然想拒绝,但是傍晚长义你要回去了吧。”切国提起了不可避免的问题,长义皱眉,“瞎说什么,主人要吃完晚饭才回去。”“哦。”
切国对分离这件事感到一定的麻木。
一阵寒风吹过,卷起衣角。
“明明到了春分时节,为什么还是那么冷啊。”“……冷就回屋里。”“屋里也很冷啊。”“还要我拉着你的手回去?”
切国无法想象长义真颜厚无耻的点了点头。
“我不会拉着你的手的。”切国扭过头,抢先一步走回走廊黑暗处。
虽然最后切国切国还是拉着长义的手,在迷路的状态下由长义领着走到房间。
掌心的温度足够驱散寒冷。
“还是好冷……”
切国黑着脸,因为长船长义带他回的是长义的房间。
长义的惰性被屋内的温度勾起(喂说好的戒惰呢?)拉着切国坐在床上。切国不清愿的想要挣开手,但是换来的是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