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休_

不见子墨,唯有忆昔;
莫言昨日,淅雨未休。

安清 花吐症 中

“大将,看到信浓了吗?”药研在把本丸翻遍后最终向主上求助。然后一个红色的身影从主上的身后窜到药研面前,一把抱住。“怀里,全部都是弱点哦~”信浓藤四郎把脸凑到药研面前,“有什么事吗?”“嗯,亲我一口。”

........药研你一言不合就向人家那么天真可爱一脸单纯的信浓要亲亲真的好吗?

“什、什么?亲药研?”“恩。”“为什么?”“额......我得了一种病要信浓亲才会好。”

.........哎呀我摔倒了要信浓亲亲才好!的道理。

“哟,药研你找到信浓了吗?”吃着团子的加州明显没有看到在药研怀中的信浓和如此近的距离,然后拍了拍药研的头。

.........这只本丸的主上拒绝吃药信,但是还是为自己隔壁本丸的婶婶拍了照。

QWQ不过实在要为药研的病治好了鼓掌!

在了解情况后,主上一脸认真,“加州暗恋的人是谁?”“嗯,我也想知道。”“......才不说!”“不说怎么治疗!”x2,其中的一个人是抱着八卦的心理。

“......主上啦!我喜欢主上!”,清光十分别扭的大叫。

主上一脸感动,啊啊加州小天使果然喜欢主上呢!主上也喜欢你啊!

门外的大和守安定呆住。是吗......加州暗恋的.....果然是主上啊。真是的,我是抱着什么期待?

安定在按捺住想把主上人头落地的想法后走到加州旁,拍了拍他的肩。

“那你去亲主上吧。”安定脸色的笑容让主上感到十分....

喜、喜马哒!我不想人头落地!主上颤抖着捂着自己的脖子,“加、加州你晚上吃完饭再来找、找我吧、”

“主上——今天的草——”抱着一盒草莓的一期一振刚刚踏入房间,却被光速逃跑的主上一把拉走。

一脸懵逼的药研和信浓。“呐.....药研,我们的内番还没有做完....”“嗯嗯。”两个人慢慢的走了出去。

加州清光终于(?)感觉到了主上他们所惧怕的的东西是什么

。“呵呵、呵我、我....”

加州清光再次咳了起来,一片赭红的花瓣从指尖跌落在地。安定慌张的扶住加州清光,一脸担忧。

“为什么....病情加重了呢?”地上地上跌落的花瓣在大和守安定眼中一滴因咳嗽咳出的血。“别碰!”

安定反应过来,他现在正半跪在地,手指快要与地上的花瓣接触。“抱歉....习惯性的想要擦掉。”大和守安定站起,合拢手指。加州捡起花瓣,收入口袋中。

走出房间。

大和守安定一整天都在游离状态,“安定?安定!”咪总侥幸正在餐桌上发呆的大和守安定,敲了敲他的碗。“你的饭一粒都没有动呢,是嫌弃我做的饭不好吃吗?”安定拨弄着碗里早已冷却的鸡柳,“没心情吃。”

.......没心情吃也不能浪费食物啊.....

“是失恋了吗?”“大概.....吧。你看出来了。”咪总帅气的撑着脸,嗯,在本丸的食堂里面对着饭不想吃的只有一个原因——失恋。

“加州清光有喜欢的人了吧。”“嗯,他喜欢主上....”

.....所有刀都会说我喜欢主上的吧.....他只是说说而已啊....“没关系的,他只是说喜欢,没说最喜欢吧。”“对哦.....”

于是咪总看着安定不用一分钟将碗里的饭吃完冲出食堂。安定自动忽略了背后咪总亲切的呼唤——“今天轮到你洗碗啊.....”

安定刷新了被被创造的长跑记录。

“加、加州!”安定吓到了正在涂指甲油的加州,“你叫什么呀....”加州一脸不爽的擦掉多出的指甲油,怒瞪。

“加州最喜欢的人,是谁。”

----------

好累呀....去更下了.....这个本丸的审神者是 @雾中有云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