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休_

沉迷燕仔,更新随缘。

安清 花吐症 下

“都说了我喜欢的是主上了啊!”“我说的是最喜欢!”“喜欢的最喜欢有区别吗?”“有!”

在安清所在的房间的门前,正在洗马的鲶骨两人看着正在掐架的安清。“他们两个又吵架了啊~”“嗯。”“好像是在争论主上?”“不是。”“那为什么要吵?”“不知道。”高举着水管的鲶尾叹了口气,安定一会又会被加州的高跟鞋踩一脚然后被主上丢出门外吧。

“说啊!最喜欢的人是谁!”安定往加州的方向走了一步,想要逼近加州清光,不料踢翻了还被放在地上的指甲油,化学混合的液体从瓶中源源不断的流出。刺鼻的味道从瓶中钻出,在空气中挥发。
刚刚还在争执的安清两人瞬间安静,目光都转移到瓶中源源不断流出的指甲油上。“笨,笨蛋,赶快捡起来啊!”“哦哦!”大和守安定连忙捡起指甲油,将地上疑是血迹的指甲油擦干净。
“加州……最喜欢的是总司吧……”安定熟练的将加州油擦干净,玻璃瓶中剩余的指甲油正折射着本丸午后的阳光,刺痛着安定的眼。
为什么……为什么会想起因肺结核死去的冲田总司。总司每次咳嗽时,只能站在一旁扶着他,看着总司咳出的血从指甲溢出,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汇聚成一摊小小的血。“抱歉呢~麻烦安定你了~”总司总会嘻笑看着自己将血迹擦掉。
大和守安定将剩余指甲油拧好,却撇见加州清光的右手还未涂好。又再次拧开,“我帮你涂指甲油吧。”加州迟疑的点了头,坐到大和守安定面前,伸出了右手。
右手被握住,安定飞快的凑到加州脸前。
“啪哒——”门外还在内番的鲶骨两人似乎看到什么不该看的,手中的水管掉落在地。
……没错就是安定强吻了加州清光啦啦啦。(瓶颈的审神者不会写吻戏……以后补上。)
路过的药研藤四郎将病患名单上的加州清光划掉,“那家伙的病已经治好了呢。”
话说药研你什么时候写了病患名单……
“很抱歉呢……突然吻了你……”安定掐了掐脸红的发烫的加州清光,便继续将加州清光的右手涂上指甲油。
“……好了好了……我最喜欢的人是总司……但是,但是……”“但是什么?”安定一脸坏笑。
“……能治好我花吐症的……只有安定你啊……”
                                                                      ——END
——————
啊啊写完了!结局很急促呢!写的时候十分捉急,因为我也和总司一样咳的半死不活,不知道为什么我开始拖花吐症的文就开始患病开始咳嗽……当然我没有患花吐症!如果我患花吐症的话……问要去博物馆吻爷爷本体嘛!
希望你们喜欢。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