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休_

不见子墨,唯有忆昔;
莫言昨日,淅雨未休。

双山。。

无梦。
因为正午被饿醒了。没吃早饭的切国被饥饿收走了力气,软绵绵的趴在长义的怀里,没有力气挣扎。
(三日月:主上!为什么国广以前没有饿现在就饿了呢?主上:……额……被长义惯的!三日月:认真点呀主上。主上:唔……切国现在是拥有肉体的付丧神形态啦……没有见到长义前是……不知道啦不知道!)
“喂……”切国徒劳的推了推长义。“唔……”长义动了动,但是只是做了个将切国抱的更紧的的动作,然后继续睡。
……说好的戒惰呢。
“我……我饿了。”无奈之下切国只好说这句话。
长义慢慢的放开切国,在床上滚了滚,揉了揉眼睛。但是他只是微微的睁开眼睛。
切国飞速的爬起,整理凌乱的衣服和金毛。
“去吃点东西吧。”“恩……虽然我比较想睡觉。”长义终于爬了起来,虽然他坐在床沿还在靠着切国但是还是做了很大幅度的动作了。
切国干脆站起来,直接走出门外。
长义这时候终于爬起来,跌跌撞撞追上切国。
“付丧神也会饿呢。”“谁让付丧神拥有人的身躯呢。”
——————————
吃完午饭的长义打算把切国拐出去玩。“去集市玩好嘛~”
“算了。”
“去嘛去嘛!切国很久都没有和我一起去玩了呢!”长义像小狗一样蹭着切国撒娇。
……难得的请求呢。
切国带着这种想法走出了大门,在石青的石板黑着脸打开长义伸来的手。
以“我不再是幼稚的小孩了”的理由拒绝了长义要“手拉手,不然可爱的切国会走丢!”的请求。
(某制:……长义啊被被在你眼皮下都能弄丢你是多……)
最后切国真的被长义弄丢了切国才答应拉手。

说是集市,不如说是一条长街。
人声鼎沸。十分热闹的景象。
这副场景在小田原城城主家门口同样可以看到。刚刚锻造出的切国曾经无数次坐在门前张望着这个热闹的景象。
“你知道吗?”“……”“这是这个城镇繁华的象征哦。”
曾经繁花似锦的小田原城现今已经成为繁华落尽的废墟。
所以眼前的景象对切国来说有点刺眼。他不肯踏入这条繁华的街道。牵着自己的那双手不应随着小田原城的消失而放开自己的手理去吗?
【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妄想。】
长义懂得切国的想法。为什么呢?
为什么呢?也许。是一样的害怕吧。
害怕的在切国的嘴唇上轻轻的留下一吻。
“即使是梦,也要面对吧。”
点头,踏上无数行人行走的石板路。
“你要吃什么~”“……能不能别吃东西,刚刚才吃完饭。”“嘿!丸子怎么样?”“……糯米丸子?”
切国没有听到回音感到疑惑,他扯了扯长义。发现长义是在看着什么,便循着他的目光看去——
“神社?”街尽头耸立着一座辉煌的建筑物。
这句话刚刚说出不就,便遭到长义的鄙视。切国一脸无辜,“难道不是神社?”“……是寺庙。”
切国才明白原来神社和寺庙有区别。拉着长义边要走过去。“去干什么?”“不参拜吗?”“不去,我并不是很信奉佛。”“那我想参拜。”
长义点头,但是他却往街道一旁的树林走去。
这片枯叶落尽的的树林,干枯的树枝暴露在寒冬中。不巧今天没有阳光,只有刺骨的寒风,挂着寒雪的树枝在颤抖。这景象与不远处热闹的街道截然不同,显得十分凄凉。
切国疑惑为何长义要将他带到这个凄凉的地方。直到他看到树枝缝隙中房屋中的一角,他才明白——树林中有一座建筑物,再近点观察,就可以看出这是座寺庙。被洗刷而淡红的门半掩着,一只雪白的鸟伫立在门前台阶上。
与街头的寺庙不同,这里的寺庙散发着一种宁静又神圣的感觉。
——
给自己的生日礼物www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