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休_

不见子墨,唯有忆昔;
莫言昨日,淅雨未休。

片段

山姥切国广跳入水中,刚刚从大火中狂奔出的他身上还残留炙热感便感受到刺骨的寒冷。
披布后渐渐想他蔓延想要将他烧毁而跳动的火焰瞬间与水化作蒸汽飘散。心中还残留着对地震于火灾的恐惧。
刀剑生于火,也可死于火。活活被无情的火焰烧毁融化的感觉是每把刀都惧怕的事情,包括他这把仿刀。
慢慢的从水中浮向水面,身为刀剑,同样忌讳水。被水团隔绝的世界还在蔓延着大火,夺取人类的生命。不知为何痛苦袭胸而来,令他无法呼吸。
【明明什么都没有听到,为什么脑海里一直重放人的惨叫与求救声】
【明明只看到无尽的黑暗,为什么眼前是无尽的火焰】
【明明不知道那人处境如何却,为什么感到无尽的悲伤】
长船长义全力奔跑,背上昏迷着的烛台切光忠还在发出被火焰烧焦所造成金属的焦味与“啪啦”火焰烧焦时发出的“嘲笑”。
“长义……怎么办……光忠他为了我……”一边随着长义狂奔的鲶尾藤四郎眼睛泛着泪光,大大的元气的紫色眼睛弥漫着悲伤,倒映着火焰。
“……不知道”长义的语气十分冷淡,“只能,跑出这里吗?”鲶尾藤四郎明显跑的接不上气,剧烈的喘息声。“恩。”强忍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哽咽。
负重前行在天崩地裂的关东平原上。麻木的双腿被恐惧驱使的向前逃生。
不想被烧毁!这是在这场地震中所有人所有物体的想法。所有逃出火焰包围圈的生物都在全力的逃跑。
长船长义背上光忠一声声染着恐惧痛苦“krui”让他无不担心不知何方的山姥切国广。
……无论如何都请安好。
山姥切国广来不及查看披布末端所烧出的破洞,便将它解下抱在怀中随着主人全力奔跑。

来尽情的抽我。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