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休_

不见子墨,唯有忆昔;
莫言昨日,淅雨未休。

双狐 止痛药 03

宝贝们圣诞快乐,我要圣诞礼物x(红心x)
穿戴整齐的鸣狐理着头发。
“呀呀鸣狐动作可要快点了呀,今天主上难得派你出阵。”供养之狐在鸣狐肩上跳了跳,鸣狐咬牙挺住了这次跳跃所带来的重量。
为什么连这点重量都无法承受呢?
鸣狐转身看向刀架,架住的刀将要被别在腰间。
呜啊……这是不是太重了?
鸣狐对拿起刀感到恐惧,犹豫几分便拿起刀。
“鸣狐要不要带几颗药再去出阵?”
供养之狐不知何时已经从鸣狐肩上跳下,嘴巴叼着片药。
“……好。”鸣狐接过供养之狐叼来的药,塞入口袋中。
“鸣狐?要出发了哦?”小狐丸前来提醒鸣狐,看到了鸣狐将止痛药塞入口袋的过程。
虽然感到疑惑,但也没在意。
“抱歉!鸣狐只是因为一些事耽搁了点时间。”供养之狐再次爬到鸣狐肩上,解释着。
鸣狐稳了稳脸上面具,跟随在小狐丸身后。
小狐丸的背看上去便给人安全感,结实的肌肉告诉他人他的能力是多么的强悍……
鸣狐没有那么认为。
小狐丸的后背是敌人钻空的好地方,小狐丸的背后曾有一道被敌军砍出的伤口,只是后来主上用灵力修复好了。
灵力可真是个好东西。
小狐丸是为了保护自己才受伤的,鸣狐在感到愧疚,愧疚中又混杂着无法准确表达出来的情绪。
是快乐呢?还是感动呢?还是……
不不不怎么可以这样想!
鸣狐敲了敲自己的头,头感到疼痛与昏厥。啊啊……又来了,这讨厌的感觉。
鸣狐下意识的要拿药,触摸到塑料的触感告诉鸣狐小狐丸在这。
“呀呀鸣狐你怎么了?头疼吗?”
供养之狐这时候说出了鸣狐的感觉,鸣狐触电般从口袋中抽出手,“不,我没有……”
额头上的温度令鸣狐如撕裂般的痛感入潮退下。
“没有发烧啊……”小狐丸笑了笑,随之留下一吻。
“这样就不疼了吧~”“啊……?嗯……嗯好的!”鸣狐捂着额头点着头,样子十分滑稽。
“要不不要出阵了?”“鸣狐觉得还能坚持,大概是因为主上说‘明天是节假日不用出阵’的愿因吧!”供养之狐拱了拱鸣狐的脖子。
鸣狐也只是点头,什么都没说。
——
平安夜快乐~虽然我还是有虐……
提示下,供养之狐是鸣狐的潜意识。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