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休_

不见子墨,唯有忆昔;
莫言昨日,淅雨未休。

双狐 止痛药 04

一颗,两颗,三颗……
一片只剩下塑料包装。
一片,两片……
一盒只剩下纸质盒子。
一盒……
一袋装满了一堆垃圾。

鸣狐觉得这样堆在一袋子中不妥,便在睡前整理包装。
一盒一盒的作叠高的游戏,接着再来。
“鸣狐狸服用了半年止痛药,同时也爱慕小狐丸半年了呀……这样好吗?爱慕着比自己强大无数倍的人。”
鸣狐觉得面具有碍于吃药,便将面具摘下甩到鸣狐四肢边。
“这可是最后一颗药了鸣狐,真的要吞服吗?”供养之狐的金眸在黑暗中发光。
“闭嘴。”鸣狐想要供养之狐闭上嘴巴,供养之狐一向不听鸣狐所说。
为什么要听?
鸣狐快速吞服下药,躺到床铺上睡眠。供养之狐也轻跳到鸣狐身边,摇着尾巴。
服用止痛药……停止供养之狐对他的言语所带来的痛苦也想要抑制潜意识。
鸣狐的潜意识一直在对着鸣狐说,“对小狐丸的爱慕是不可以的。”
到底想怎么样?到底要怎么样?……
最后一颗止痛药的效果很好。鸣狐的痛苦停止了。

动物对药物剂量免疫力总是比人类少。
——
可能不懂的地方。
意思就是供养之狐挂啦。
鸣狐的一半少了,就像我的牙齿失去了一半。
再过不久这个文就完结了哦。

评论(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