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休_

不见子墨,唯有忆昔;
莫言昨日,淅雨未休。

安清 鳞片

这是我的最后的一篇安清。
说的好像要死了一样……
因为我没有办法在写出什么。
——
大和守安定行走在寒冬的走廊上。
似乎漫无目的,走到尽头时又醍醐灌顶般想起什么掉头跑向走廊的中间,推开日式木门。
“欢迎回来,这么冷去执行任务也是辛苦你了。”加州清光正好画完他的指甲,抬头对着大和守安定。
安定脸被风刮得通红,冻僵的眉头紧皱,眼神温和,眼眸分明映着加州清光。
嘴唇轻启,一句“怎么突然那么关心我?”后便走近室内。
“肩膀上没有雪,你是跑回来的吧?”加州清光叉腰直视安定眼中的自己。
“恩。”“不要着凉了哦?”“这么关心我真是吓到了。”大和守安定眨眼似乎还未适应室内的温度。▼

“对不起……在你的肩上留下了血呢。这可不是抖一抖就能抖下的东西……”▼

加州清光在本丸的厨房煮着药草,苦涩的味道渗透进空气中。
“主上又咳嗽了?”“这是个诅咒!主上一到期末就咳嗽!”加州清光坚信。
“你下的诅咒?”“不是。”
加州清光眼角视线处是浅蓝色,那是新选组的羽织一角。
总司……
“现在主上有现代的速效药,缓解了不少痛苦呢。”“那人的年代没有这样的药。”
加州清光从那之后被掏空了般。
大和守安定不停的损他也只是点点头。△

“适应了吗?这个温度?”加州清光凑上去戳了戳大和守安定的肚子。▼

之后,大和守安定去执行任务。
“池田屋的任务,务必快速解决。”面对喜欢速战速决的审神者,大和守安定在边抱怨边整理衣领。
……
呐,一点点失去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感受?
为什么?

“你改变了历史。”“是的。”“我会给你惩罚。”“……好。”“不会太重,因为我求过情。”
所谓改变历史,不过是往冲田总司的口袋中放进了药。
“为什么会断定他服下药。”“总司会服下的。”“改变了加州的记忆……这算是改变了吧”“政府是这么认为的。”▽

“你的刀……”“碎了……”“你怎么搞得?”“才一小片而已。”“而已?”△

再一次执行任务。
审神者将新选组的羽织穿到大和守安定的身上,审神者将上次弄坏的羽织缝好,手工很差,歪歪扭扭的线口令大和守安定搞到不适。
“这口子用块布缝起来真丑。”“闭嘴!”审神者显然很气。"我出发了!"“你还跑!”

加州清光也执行这次任务,大和守安定被敌军围剿。
从中间的刀身一分为二,映着加州清光的身影掉落在地。▽

大和守安定头晕目眩。
“……怎么样了?”“……加州?”“嗯嗯……”“好久不见了啊……比我先来这个地方呢。”
。▼

——————
结束了。
很乱很乱。
我的牙齿已经拔掉了。
谢谢观看到这里。
▼这是安定碎刀后,是倒叙。审神者在羽织缝了御守。
△是安定碎刀的开始
▽是安定的碎刀缘由,与过程。
走在冷冷的球场写的,呜啊拔牙后感冒了。
鼻尖酸酸的。
标题大概是一片一片掉落的刀片吧~@

评论(7)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