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休_

沉迷燕仔,更新随缘。

*重写双山

*大概不会崩

颠簸的车厢使山姥切国广从晕暄中醒来。

目眩般的消沉。

蜷缩在角落的山姥切国广努力从混沌的脑海中寻找此时为何时和片段记忆。

生锈的脑袋无法进行运行,金属知啦碰撞的声音给了山姥切国广一种安全感。

身披的披布仍是一块白布。

我知道的。小田原城已经成为战场的俘虏。


战局如小田原城的樱花朵朵飘坠,国广吹开要掉落到眼前的花瓣。

“为什么不可以出阵?”国广喃喃道。

“这是以切腹换来的结果,不要只是想着去战场战斗。”

国广抬头望着满山的樱花,现在是樱花凋零的时期。

“长船长义,这样算是和你一起看樱花了吗?”

“你要是这么认为的话我也不反对。”

被叫做长船长义的付丧神此时正站在小田原城的收藏室门口,风抚弄着他的短发。

第一次感觉到分别是痛苦的,长船长义想要在痛苦后的麻木中告诉自己国广长大了。

不再是那个麻烦鬼要各种照顾的笨小孩了。

连笔都不会拿的,写字还得握着写。

啊拉.....他只是一个刚刚诞生到这个世界不足十年的孩子呢,这样对他不好吧?

想着想着,就哭了不是吗?

长船长义捏着酸酸的鼻头,右手摁再腰间别着的刀上。

——————

啊写不下去了,本来还想写长义教切国写字的QAQ

状态不好啊。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