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休_

沉迷燕仔,更新随缘。

*会ooc【我尽量不啦

*会分很多次更新....大概吧,做好准备

*奇怪的世界观?


“子休,从今天起这么叫你?”

“是的。”

庄周弯眸笑,看起来十分精神。

扁鹊似乎承受不起他的笑容,想要开口说些什么。

“我的医术最差,可是要等到你奄奄一息时我才能下虎狼之药,起死回生...."

"这我知道。”

扁鹊摇摇头,从桌上拿起一瓶药。“你看起来一点病都没有。”

“你怎么样说都好。”庄周从被中伸出右手,伸向扁鹊的药瓶,“用你平常说的那句话,大概是‘该吃药了’了吧。”

扁鹊将药瓶举起,低头低声道,“药,不能乱吃。”

最后扁鹊还是让庄周把药剂服下了。

“好苦唉,我不喜欢吃苦的东西。”“良药苦口。”

几日后的庄周无法坐起,别说出战。

扁鹊也只是坐在一旁,面无表情的调试药剂。

“你的药剂里.....是否添加了些许毒药。”庄周躺在床上,扯着被单那么说着。

“不然我没有把握治疗好你。”

--------

我写了什么啊......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