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休_

沉迷燕仔,更新随缘。

续文

*喜欢倒叙的我,高歌一曲,啦啦啦啦啦~


几个月前,庄周突然对着身后的扁鹊说了一句“我过几日,将会生一场大病,甚至死亡。”

扁鹊觉得那家伙是在说梦话,对着身前的庄周与敌人放了个二技能,将庄周奶个满血并重创敌人。庄周化碟取下人头。

扁鹊和庄周跑到塔下,分别清理着兵线。

“你要是不想和我走就去下路找孙尚香。”

“不。”

敌方发起团战

“皮脆的法师,好好的站在我身后。”

“治疗很昂贵,你打算用什么作报酬?”

“鲲。”庄周拍了拍身下的鲲,鲲吓了一跳。

“我又不是韩信。”不远处的韩信打了个喷嚏。

“那金钱?”“还是解剖用的人体吧。”

“你的意思是要我作你的实验体?”

扁鹊的动作停顿,随之走到庄周面前。

“你这么想也不错。”

----------------

累死了。

为什么大家都执著于烤鲲。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