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休_

不见子墨,唯有忆昔;
莫言昨日,淅雨未休。

续文.2

*似乎是被拽出来填坑。
*麻吉上次突然断电老子几千字稿子没有啦我才懒得写呢。
_______________
“子休,子休?子休!”
不断改变调子的句式试图唤醒仍在沉睡中的庄周。
扁鹊慌了神,叫不醒这个家伙不知道是正常还是不正常。
永远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中,这样可是很危险的啊。
扁鹊微皱眉,再次推嚷几下庄周。
于是扁鹊习惯性扯下手套,手指探索庄周人中处,手指头没有感受到鼻息撞击的触感。
扁鹊摁了摁人中,庄周毫无反应。
扁鹊脑袋一片空白。
呆滞的视线。
扁鹊模糊之中注意到眼角飞过一团绿色,眼孔转向眼角调好焦距时那团绿色消失不见。
“扁鹊?”肺部未饱和气体便挤压出的声音沙哑得吓人,扁鹊的手指回缩。
不知何时庄周已经醒来,双手揉着眼睛。
扁鹊急忙掐住庄周的手腕使他停下了揉眼的动作,睡意松懈的眼睛直视扁鹊。
“扁鹊。”庄周叫着扁鹊的名字。“我在。”
”你......是不是在做梦?“

”扁鹊,扁鹊?越人!“
庄周在成功将扁鹊带离梦境后用不断改变调子的句式试图唤醒仍紧闭双眼紧抿嘴唇的扁鹊。
扁鹊醒了,大口大口的将空气吸入肺中。
庄周暗自擦了把汗,扁鹊的梦境真难进去哈差点丢了小命。
“你刚才.....叫我什么?”“额.......我刚刚说的是梦话啦哈哈哈哈......”
“梦里都惦记着我?”“你不也是?”“似乎是你潜入了我的梦境....”
“再说的话我就啦啦啦!”

---------
哈哈哈不知道怎么写了啊似乎要弃坑......
看评论决定弃不弃吧!
@秦三姑 看我更新了哦!爸爸我没有骗你!x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