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休_

不见子墨,唯有忆昔;
莫言昨日,淅雨未休。

没有标题


扁鹊一脸无奈。
庄周一把甩开了扁鹊的手,将装着药的碗到扣在桌上。
“走开......我不想再听你说任何一句话!”
墙上时钟咔咔行走的声音如嘲讽般刺痛扁鹊的脑神经。
药水顺着桌子零件组装的缝隙嘀嗒落在地面上。
庄周在做完扣碗的动作后便抱头缩进被单中。
“子休。”“干什么。”
扁鹊揉揉太阳穴,要尽起医生的职责来安抚病人了,不久前才答应召唤师不要让子休情绪失控。
安抚好停止突突跳动的脑神经,扁鹊俯身酝酿语气,做到开口词语编织出来的句子听起来带着嘲讽的感觉。

墙上钟表指针突然停止。
“不再睡会吗?”
回复的是再次卡吱转动的指针。
--------------
庄周抱着散发着荧光的鲲,穿梭于装着各色药品玻璃瓶中。最终抓住白大褂扁鹊的衣角,发觉到衣物被拉扯而扭头过来。
发现是庄周的扁鹊,现在才发觉庄周身高和自己相差无几。
“洗好澡了?”庄周点点头。
扁鹊还能感觉到庄周身上残留的热气,看来刚刚洗的是热水澡。
庄周锁穿的衣服是他平常穿的那件,温度稍高的水给双肩染上一片.......潮红?
扁鹊咽了口口水,口腔仍然干燥。
“上次是你进入我的梦境里叫醒了我?”
庄周在这个昏暗的环境下起了打瞌睡的念头,含糊的回答一句“恩,我差点出不来。”
“你看到了我做的梦了吗?”
“噩梦啊......看到你藏在里面解剖尸体,做实验啊......“庄周语气一转,“还看到了你那自己做实验。”
扁鹊伸手,撩起庄周遮住半边脸颊的刘海,手掌覆盖在额头上,“退烧了吗?”“恩,大概吧。”
扁鹊拉起庄周的手,领他走向手术台。
召唤师不知道那里给他弄来的这些东西,条件是治好庄周。
庄周被突然亮起的灯光刺激到眼睛,扁鹊摁住了庄周想要挡住光线的动作。
“召唤师不允许我拿你做实验体。””你信了?”“所以你打算用什么来......”“反正用我的身体来不就可以了,换个方式。”
扁鹊双手固定住了庄周的脸,使庄周被迫直视着扁鹊。
“干,干什么?”这看起来这是要审视的节奏。
“做好觉悟了吗?”“什么?”
一向思路清晰的庄子现在迷迷糊糊,思绪被扁鹊牵着走。
-----------
宝贝们新年快乐!
我在考虑要不要放肉,一直喜欢的手术台!
尝试用在这对cp上~
qwq鲲啊,当做半路失踪好啦!
悄咪咪]如果 @秦三姑 她写文(具体看我心情)我就放!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