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休_

不见子墨,唯有忆昔;
莫言昨日,淅雨未休。

附梦[奇怪的名字

※ooc有
※副cp有
※这里的扁鹊和庄周已经建立恋人关系

玻璃碰撞间发出的声音听起来很清脆。
什么时候竟然变得和李白那人一样变得嗜
酒?
“来一醉方休吧~”李白拖长得变调的句子,一把勾住扁鹊的脖子。
“醉了就不会再想着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扁鹊拱鼻头,李白身上的酒气有点冲鼻头。
“李白很喜欢喝酒呢,是不是心里一直装着什么令自己发愁头疼的事情?”扁鹊推开醉醺醺的李白,李白明显被戳中痛处,看起来效果一针见血。
李白见扁鹊推开自己,扭身向门外走去。“你既然不和我喝酒我去找召唤师去,现在连个喝酒的同伴都找不到......”扁鹊听不清被酒精冲散的话语,最后李白在酒精作用下作了首诗。
“扁鹊啊扁鹊,既不是方鹊,也不是圆鹊.......”
.......唐代的诗歌是这样的?
扁鹊摇摇头,其实他自己也喝了不少酒,这时候酒劲上来了。
麻痹了神经,脑神经终于停止带来难受的感觉。
一醉解千愁,李白那家伙也没少说。
喝到忘记自己刚开始喝酒的目的是什么了。
到底是什么呢?
---
“扁鹊,来喝酒吧!”
忙得晕头转向的扁鹊没有听见这句话,直到那人再重复三番五次,扁鹊才开口说了句“李白吗?我正忙呢。”“不是太白,是子休。”
子休?扁鹊把手头上的东西放下,往声源看去,看见一手抱鲲一手提酒葫芦的庄周,皱眉道,“为什么要喝酒?”“哪来的那么多废话,叫你陪我喝酒就来喝酒!”庄周嚷嚷着把酒葫芦塞到扁鹊怀里再拉来一张椅子坐到扁鹊旁。
扁鹊这时才回神过来子休就是庄周,楞在一旁看着庄周打开酒葫芦就要往嘴巴里灌。
“那是李白的葫芦吧?”“对啊。”“.......还是倒到杯子里喝吧。”
庄周也就撑着脸等扁鹊从药堆里找出两个玻璃杯。
“这里面没有装过你的风油精吧?”“要是装过我早就死掉了,这是我拿来喝水的杯子。还有我的药不是风油精。”
扁鹊将酒倒入杯中,酒飞溅到桌面上。庄周撸起袖子就要擦掉。
“赶快喝了喝了再擦。”“哦......话说这是扁鹊第一次喝酒吧?”
庄周端起杯子轻轻抿了一口。
扁鹊而是握起就往嘴里灌,口腔顿时受到酒精的刺激,一股辣味冲上鼻头。
“咳咳咳咳咳。”扁鹊被呛到,放下杯子就在那里咳。
看来真的是第一次喝......庄周看扁鹊咳完后递上纸巾。
“这酒怎么这么辣........”“太白的酒一向这样,他说这样才能喝的痛快。”“你以后要喝酒不要去找那家伙要。”“好好,我也不用他的酒葫芦喝酒。”
扁鹊的确是宁愿庄周拿他扁鹊喝过的杯子喝酒也不要庄周拿李白的酒葫芦喝。
不为什么。
好吧这样算是吃醋吧?
“太白到底是有多难过啊,喝这么烈的酒来解愁。”
“你又有什么愁要解?”
-------
迷迷糊糊中,扁鹊做了个梦。
梦到庄周出现在他梦里对他笑。
恩......托梦之类的?
---------
这是新文~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