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休_

不见子墨,唯有忆昔;
莫言昨日,淅雨未休。

番外 1

※ooc  而且本人文风突然混乱。
※附梦番外而且也是我中考前最后一篇文。
※李白在原文中是千年之狐

凤初啼,白龙呤。

饮一壶清酒,扶一寸青莲。

有龙,何来凤?

“重言所言,太白悉之。”

李白面对截路的韩信,忍住性子听他云云且还是烦琐之事。
李白打起哈欠,干脆将进酒连跳两次远离了韩信。
韩信也毫无半分犹豫的二段跳追上李白。
“太白为什么换成凤求凰。”
“重言为什么换成白龙呤。”
“召唤师让重言换的。”
“太白也是。”
“确定不是因为召唤师家妹指着太白那件被嘲笑'骚狐狸'?“
李白将进酒跳回原地。
”重言可否当掉所窃之物置酒于我?”“随你。”

李白喝着韩信买来的酒,口中涩味苦的让人无法忽略。
啊为什么韩跳跳那家伙买的酒还-是那么难喝。
李白一旁坐着召唤师,她托脸静观不远处抽枝生长的桃树,抬手便摁住李白酒壶。
“太白已将我话置之脑后矣!“召唤师嗔怪道。“当初我将凤求凰给予你与你约定不再嗜酒。“
”太白现不是在努力?“
”拿着重言买给你的酒对我说这些?太白真将我当傻子看?“
“诸葛亮那个村夫。”
“随你怎么醉生梦死吧,我袖手旁观便是了。”
召唤师收回手,唤来子龙,要子龙将她背回书房。
“懒成这样,早知道就不用将进酒代替她走路了。”
“双腿俱废,无可奈何。”
--------
睡前一点点,我也没办法。
想要认真写写。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