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休_

沉迷燕仔,更新随缘。

*重写双山

*大概不会崩

颠簸的车厢使山姥切国广从晕暄中醒来。

目眩般的消沉。

蜷缩在角落的山姥切国广努力从混沌的脑海中寻找此时为何时和片段记忆。

生锈的脑袋无法进行运行,金属知啦碰撞的声音给了山姥切国广一种安全感。

身披的披布仍是一块白布。

我知道的。小田原城已经成为战场的俘虏。


战局如小田原城的樱花朵朵飘坠,国广吹开要掉落到眼前的花瓣。

“为什么不可以出阵?”国广喃喃道。

“这是以切腹换来的结果,不要只是想着去战场战斗。”

国广抬头望着满山的樱花,现在是樱花凋零的时期。

“长船长义,这样算是和你一起看樱花了吗?”

“你要是这么认为的话我也不反对。”

被叫做长船长义的付丧神此时正站在小田原城的收藏室门口,风抚弄着他的短发。

第一次感觉到分别是痛苦的,长船长义想要在痛苦后的麻木中告诉自己国广长大了。

不再是那个麻烦鬼要各种照顾的笨小孩了。

连笔都不会拿的,写字还得握着写。

啊拉.....他只是一个刚刚诞生到这个世界不足十年的孩子呢,这样对他不好吧?

想着想着,就哭了不是吗?

长船长义捏着酸酸的鼻头,右手摁再腰间别着的刀上。

——————

啊写不下去了,本来还想写长义教切国写字的QAQ

状态不好啊。



安清 鳞片

这是我的最后的一篇安清。
说的好像要死了一样……
因为我没有办法在写出什么。
——
大和守安定行走在寒冬的走廊上。
似乎漫无目的,走到尽头时又醍醐灌顶般想起什么掉头跑向走廊的中间,推开日式木门。
“欢迎回来,这么冷去执行任务也是辛苦你了。”加州清光正好画完他的指甲,抬头对着大和守安定。
安定脸被风刮得通红,冻僵的眉头紧皱,眼神温和,眼眸分明映着加州清光。
嘴唇轻启,一句“怎么突然那么关心我?”后便走近室内。
“肩膀上没有雪,你是跑回来的吧?”加州清光叉腰直视安定眼中的自己。
“恩。”“不要着凉了哦?”“这么关心我真是吓到了。”大和守安定眨眼似乎还未适应室内的温度。▼

“对不起……在你的肩上留下了血呢。这可不是抖一抖就能抖下的东西……”▼

加州清光在本丸的厨房煮着药草,苦涩的味道渗透进空气中。
“主上又咳嗽了?”“这是个诅咒!主上一到期末就咳嗽!”加州清光坚信。
“你下的诅咒?”“不是。”
加州清光眼角视线处是浅蓝色,那是新选组的羽织一角。
总司……
“现在主上有现代的速效药,缓解了不少痛苦呢。”“那人的年代没有这样的药。”
加州清光从那之后被掏空了般。
大和守安定不停的损他也只是点点头。△

“适应了吗?这个温度?”加州清光凑上去戳了戳大和守安定的肚子。▼

之后,大和守安定去执行任务。
“池田屋的任务,务必快速解决。”面对喜欢速战速决的审神者,大和守安定在边抱怨边整理衣领。
……
呐,一点点失去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感受?
为什么?

“你改变了历史。”“是的。”“我会给你惩罚。”“……好。”“不会太重,因为我求过情。”
所谓改变历史,不过是往冲田总司的口袋中放进了药。
“为什么会断定他服下药。”“总司会服下的。”“改变了加州的记忆……这算是改变了吧”“政府是这么认为的。”▽

“你的刀……”“碎了……”“你怎么搞得?”“才一小片而已。”“而已?”△

再一次执行任务。
审神者将新选组的羽织穿到大和守安定的身上,审神者将上次弄坏的羽织缝好,手工很差,歪歪扭扭的线口令大和守安定搞到不适。
“这口子用块布缝起来真丑。”“闭嘴!”审神者显然很气。"我出发了!"“你还跑!”

加州清光也执行这次任务,大和守安定被敌军围剿。
从中间的刀身一分为二,映着加州清光的身影掉落在地。▽

大和守安定头晕目眩。
“……怎么样了?”“……加州?”“嗯嗯……”“好久不见了啊……比我先来这个地方呢。”
。▼

——————
结束了。
很乱很乱。
我的牙齿已经拔掉了。
谢谢观看到这里。
▼这是安定碎刀后,是倒叙。审神者在羽织缝了御守。
△是安定碎刀的开始
▽是安定的碎刀缘由,与过程。
走在冷冷的球场写的,呜啊拔牙后感冒了。
鼻尖酸酸的。
标题大概是一片一片掉落的刀片吧~@

QWQSEI酱加油!我会挺你的!新的一年也要加油!看来咱也要努力尝试新的东西了呢!

于游Sei:

新年贺图

大家新年快乐!

第一次画那么多刀男!其中莺包平前青烛俱利源氏兜兜都是第一次画

但是最难画的果然还是一期尼。。。

这张有可能有色稿,估计会用在第一本个人绘本《千面一人》里头

希望有生之年能弄出来。。。

双狐 止痛药 05

审神者将本丸的景趣换为雪景。
鸣狐站在本丸的一棵樱花树痛哭。
眼泪不停的从眼框掉落,融化了脚边的白雪。脸上的面具拿在左手,右手不停的抹着眼泪。
好痛。好痛。
明明止痛药将前列腺压抑得已经无法分泌了,胸口的疼痛仍打击着鸣狐的神经.
“你还在哭什么呢神经都坏到底呢,怎么可能会那么疼?”
神经都死掉了……?
鸣狐胡乱的将雪盖住供养之狐的尸体,盖住了头部再盖住四肢,盖到尾部时鼻尖又露出了大部分。
鸣狐突然想起供养之狐对他说的话。
“鸣狐很痛吗?去药研那里看看?”“恩……”“还是算了吧,鸣狐一直麻烦别人不太好。”
供养之狐似乎一直阻止他去治疗呢。
现在……供养之狐僵硬的尸体与雪景溶为一体。
“鸣狐……不要难过了。”小狐丸一直在鸣狐身后,看着他的动作。
伸手将鸣狐抱在怀里。
“我知道鸣狐有多么难受。”被小狐丸抱入怀里的鸣狐从大哭转为抽噎。
一直都没有人理解你的痛楚,真是抱歉呢……
小狐丸吻住鸣狐,舌尖尝到了苦涩。
听主上说接吻可以通过味觉真实得知对方的心情。那么此时的鸣狐世界观一点是处于崩溃当中吧。
被指责了那种话。

服用了止痛药的鸣狐睡得昏昏沉沉,一觉醒来已是正午。
醒来是因为剧烈的腹痛,腹痛后是无法言喻的牙疼。
疼痛退散后半条命没有了的鸣狐躺在地板上哭。
“鸣狐现在不疼了为什么还要哭泣呢?”供养之狐立在桌上这么对鸣狐说。“这样做会让别人怜惜你?还是说同情你?”鸣狐抑制不住情绪放出声哭出来。
“让小狐丸心疼你?拿着自己‘这里那里疼的借口?’”供养之狐打滚,“这样的鸣狐太脆弱了,很喜欢情绪化的鸣狐。”
“谢谢你这么说。”“鸣……”
狐字未脱口,供养之狐从桌上摔下。
这样就好了。

审神者告诉小狐丸,关于鸣狐为什么会疼成那样。
长期的疼痛造成心理压力,本来就容易多想的鸣狐将疼痛等级向上加,再加上止痛药的副作用,稍微刺激点鸣狐就会崩溃了。
审神者莞尔一笑。“小狐丸,以后鸣狐这孩子就由你疼爱了哦。”
“能得到主上的肯定小狐丸十分高兴。”

白色小颗粒被碾碎在鞋底。
——————
大致是完结?
谢谢大家的喜爱与观看。(鞠躬)
抱歉让你们看到那么脆弱的鸣狐,毕竟我把鸣狐写成近期的我了。(土下座!)
小狐丸是那么的强大!但是人家也经历过痛苦的啦!小狐丸就像我cp一样……
如果米娜很喜欢的话……我会在牙齿有个好结果后放标题为“副作用”的甜文的。
新年快乐。
让我感受到你们的爱意(x)

双狐 止痛药 04

一颗,两颗,三颗……
一片只剩下塑料包装。
一片,两片……
一盒只剩下纸质盒子。
一盒……
一袋装满了一堆垃圾。

鸣狐觉得这样堆在一袋子中不妥,便在睡前整理包装。
一盒一盒的作叠高的游戏,接着再来。
“鸣狐狸服用了半年止痛药,同时也爱慕小狐丸半年了呀……这样好吗?爱慕着比自己强大无数倍的人。”
鸣狐觉得面具有碍于吃药,便将面具摘下甩到鸣狐四肢边。
“这可是最后一颗药了鸣狐,真的要吞服吗?”供养之狐的金眸在黑暗中发光。
“闭嘴。”鸣狐想要供养之狐闭上嘴巴,供养之狐一向不听鸣狐所说。
为什么要听?
鸣狐快速吞服下药,躺到床铺上睡眠。供养之狐也轻跳到鸣狐身边,摇着尾巴。
服用止痛药……停止供养之狐对他的言语所带来的痛苦也想要抑制潜意识。
鸣狐的潜意识一直在对着鸣狐说,“对小狐丸的爱慕是不可以的。”
到底想怎么样?到底要怎么样?……
最后一颗止痛药的效果很好。鸣狐的痛苦停止了。

动物对药物剂量免疫力总是比人类少。
——
可能不懂的地方。
意思就是供养之狐挂啦。
鸣狐的一半少了,就像我的牙齿失去了一半。
再过不久这个文就完结了哦。

双狐 止痛药 03

宝贝们圣诞快乐,我要圣诞礼物x(红心x)
穿戴整齐的鸣狐理着头发。
“呀呀鸣狐动作可要快点了呀,今天主上难得派你出阵。”供养之狐在鸣狐肩上跳了跳,鸣狐咬牙挺住了这次跳跃所带来的重量。
为什么连这点重量都无法承受呢?
鸣狐转身看向刀架,架住的刀将要被别在腰间。
呜啊……这是不是太重了?
鸣狐对拿起刀感到恐惧,犹豫几分便拿起刀。
“鸣狐要不要带几颗药再去出阵?”
供养之狐不知何时已经从鸣狐肩上跳下,嘴巴叼着片药。
“……好。”鸣狐接过供养之狐叼来的药,塞入口袋中。
“鸣狐?要出发了哦?”小狐丸前来提醒鸣狐,看到了鸣狐将止痛药塞入口袋的过程。
虽然感到疑惑,但也没在意。
“抱歉!鸣狐只是因为一些事耽搁了点时间。”供养之狐再次爬到鸣狐肩上,解释着。
鸣狐稳了稳脸上面具,跟随在小狐丸身后。
小狐丸的背看上去便给人安全感,结实的肌肉告诉他人他的能力是多么的强悍……
鸣狐没有那么认为。
小狐丸的后背是敌人钻空的好地方,小狐丸的背后曾有一道被敌军砍出的伤口,只是后来主上用灵力修复好了。
灵力可真是个好东西。
小狐丸是为了保护自己才受伤的,鸣狐在感到愧疚,愧疚中又混杂着无法准确表达出来的情绪。
是快乐呢?还是感动呢?还是……
不不不怎么可以这样想!
鸣狐敲了敲自己的头,头感到疼痛与昏厥。啊啊……又来了,这讨厌的感觉。
鸣狐下意识的要拿药,触摸到塑料的触感告诉鸣狐小狐丸在这。
“呀呀鸣狐你怎么了?头疼吗?”
供养之狐这时候说出了鸣狐的感觉,鸣狐触电般从口袋中抽出手,“不,我没有……”
额头上的温度令鸣狐如撕裂般的痛感入潮退下。
“没有发烧啊……”小狐丸笑了笑,随之留下一吻。
“这样就不疼了吧~”“啊……?嗯……嗯好的!”鸣狐捂着额头点着头,样子十分滑稽。
“要不不要出阵了?”“鸣狐觉得还能坚持,大概是因为主上说‘明天是节假日不用出阵’的愿因吧!”供养之狐拱了拱鸣狐的脖子。
鸣狐也只是点头,什么都没说。
——
平安夜快乐~虽然我还是有虐……
提示下,供养之狐是鸣狐的潜意识。

双狐 止痛药02

—因为我cp身体不好所以我要玩历史梗虐人x

呼吸困难、四肢无力、耳鸣。
都只是药物副作用。
是药三分毒,鸣狐也是如此。

1923年9月1日  关东大地震
天旋地转,地震只是如此。
直到身临其境着一想法才被颠覆。
爆炸声、房屋倒塌声、人们的呼叫声与嚎哭声连成一片贯穿关东平原。
不知所措的鸣狐拉着主人衣角逃离,不料下一秒主人就解下了自己……是要将自己卸下减轻重量吗?
用外套将刀包裹起来,鸣狐此时什么都看不见,只觉身体被抛到半空中。
落水的前一刻鸣狐从布料的缝隙中明白了主人在做什么。
一向坚韧的主人此时泪流满面,在火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依稀能从口型中分辨出主人在说对不起。
沉入水中。
主人是为了……保护自己?
这样……
灌入鼻口的水阻碍空气进入。

“鸣狐!醒醒!”
从回忆中惊醒,急促的呼吸混入大量二氧化碳灌入肺中引起剧烈咳嗽。
小狐丸将水送到鸣狐嘴边外只能坐在一旁看着鸣狐眼角不知道是因为回忆带来的心痛还是剧烈咳嗽撕开肺的疼痛泛起的眼泪。
再次服用一颗止痛药吧?
这样就不疼?了哟——
————
我不牙疼了cp到疼起来了……
小叔叔历史梗……硬生生被我玩虐……

双狐 止痛药 01

“哪里疼痛的话,一片止痛药不就不疼了?”
“您的药品。”售货员将药品装好,递给鸣狐。 布洛芬缓释片,洛索洛芬纳分散片……鸣狐仔细清点袋中的药品,盘算着这个药能吃多久。
“呀呀即使疼痛这个药也不能吃太多——”供养之狐趴在鸣狐肩上嘱咐,鸣狐回答。 “不能治疗又不给吃药想要怎么样?” 胸口的疼痛唯有止痛药能停止片刻。
所以……只能不停的吞服止痛药才能让自己不那么难受。 只有这个办法了。 无法忍受的痛苦,迫使自己吞下那片小小的如指甲盖那般大小的白色固体。
————
捂着牙齿哭唧唧的码文……
是的,我来撒双狐的玻璃渣了。
上面提到的止痛药是我在吃的止痛药,我所吞服的药不止这些。
哦……吃了很久了呢。
不良反应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