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休_

我真的想吸华。

有没有人参与亮良合志啊

周宬轩:

不晓得这个点有几个人看见,审核是肯定有的但不会很严,有想法请戳我,或者有什么推荐的吃亮良的太太也可以告诉我我去询问,冷圈人手不够是真的很头疼


喻海呀:



用爱发电了解一下!!!




西北沣:







占tag致歉……
有没有人有兴趣……用爱发电?





【亮良24h/21h】千年恋人

轩轩辛苦了

周宬轩:

名朋自个儿的亮皮写的一篇自戏的扩写


肝不动了肝不动了,将就着吃吧,超小的小甜饼




——————————————————————————


诸葛亮是个仙,桃树精修成的仙,负责掌管人们的姻缘。


随着时间的流逝,世界也在改变,但诸葛亮发现,他的身边好像有一人仿佛从未变过。那个人名叫张良,千年前便于诸葛亮相识,而诸葛亮的目光也追随了他千年。


 


诸葛亮坐在桃花树不远处的长椅上看着在桃花树下许愿结缘的人们,有些恍惚,他与张良第一次见面也是这样的情景。


 


千年前的男男女女在树下许愿,诸葛亮坐在不远处看着随着他们的愿望而增加的缠绕在桃树上的红线,正头疼着工作量又要增加的他突然被一人的问话转移了注意力。


“足下可是在此许愿结缘?”


诸葛亮将视线从拥挤的人群移到向他搭话的人身上,那人一身素衣,稍长的白发,皮肤也白皙得很,整一个人就是素白的,容不得一点灰尘落在他身上。


这不会也是个仙人吧?这是诸葛亮看见张良后的第一反应。微微愣神后诸葛亮很快反应过来,只是淡淡开口:“在下来此,是观众人许愿结缘。”


来桃树下看其他人许愿结缘的怪人找到了伴,便不再那么突兀,并肩坐在一起的两人看上去倒像是一对有情人。


 


眼前仍然是许愿结缘的人群,但并不再是千年前的模样,而是现代的景象。诸葛亮向后靠在椅背上,有些疲惫地捏了捏眉间。算来距离张良上一世的逝去过了约20年,那他应当要来重复他前几世都做的事情——来和诸葛亮见面了。


“你也是来这里许愿结缘的?”


熟悉的声音在诸葛亮身边响起,诸葛亮转眼,那是个有着白色卷发,湛蓝眼眸,戴着副金丝边的眼镜,清秀但不失男子气概的面庞。


这是第几世了?每一世就算不去刻意寻找,两人都会相遇,然后相知、相爱。诸葛亮笑着抬起自己的手,手掌遮挡住太阳,阳光从指缝间溢出。诸葛亮清楚地看见他的小指上没有拴着红线。分明他自己就是负责人们姻缘的仙,然而他也无法解释他和张良之间发生的事情。


“不是,我是来这里看人们许愿结缘的。”


“真是怪人,来桃树下不许愿,倒看别人许愿结缘。”张良笑了下,在诸葛亮身边坐了下来,就像以前那样,“巧了,我也是来这里看人们许愿结缘的。”


诸葛亮转头看着张良的侧面,分明是个凡人却生得比他这个仙人还要出尘。张良其实也是个仙人这样的念头诸葛亮也有过,但是在亲眼见证过张良的衰老和逝去之后,这个念头便被打消了。


无碍,虽然有生老病死,但每一世都无一例外会成为恋人也是很好的。


“这位先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张良突然转过头来看着诸葛亮,倒是后者像是做什么偷摸的事情被发现般心虚,赶紧把视线移开了去。


“并没有,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诸葛亮熟练地说出了这句他说了前年的谎话,仿佛这句谎话是他的口头禅一般自然。


见到是见过,不过是你的上一世,上上一世,上上上一世……诸葛亮心里这么想着,突然发现他数不清陪了张良几世。


“是吗,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你。”


“也许是梦里?你知道,有些梦是能够预知的。”诸葛亮失笑地低下头,这一世的张良也不认得他。


突然诸葛亮的注意力被他手上的东西吸引了去:在阳光的照射下,他看见了一根若隐若现的极细的金色丝线缠绕在他的小指上。


“终于发现了?孔明。”诸葛亮的耳边传来了张良略带嘲讽的轻笑,然后手背上传来了暖意。诸葛亮微微睁大了眼睛,他看见张良的小指上也缠绕着同样的金色丝线。


诸葛亮调动法力去试探这根金色丝线,气息和他身旁的人完全吻合。


“前辈真是坏心眼啊。”诸葛亮这才想到了还有一种介于凡人和仙人之间的半神。这样一切都解释得通了,只是诸葛亮有些接受不了从他和张良相遇的第一世开始就被算计了,这一算计就是千年。


但不得不承认,诸葛亮还是喜欢这样的算计的。


因为在张良的第一世便经历了他的衰老与逝去,诸葛亮便将张良归为了凡人,而忽略了数量极其稀少的半神——虽然会有生老病死,但掌握着堪比仙人甚至更甚的法术。


而诸葛亮千年的恋人正是这极少数之一。




End.

我的宝贝儿!!!!!(呕)

雾中有云:

情人节太太们发糖,我默默地来发个刀(大概)
我失明了,身边的人陆续离去,连同最放不下的他。
↑梗来自空间,策约现代p


一直都在注视你



百里守约的眼睛自百里玄策小时候就被检查出有恶疾,据医生所说是遗传病。
搞不好会失明。
那个时候百里玄策还小,什么都不懂,经常粘着他哥,甚至在他哥脸上胡乱地留下一堆口水。
玄策的眼睛比一般的小孩子都大,绯红色的眼珠子看着百里守约的时候,满是开心和信任。
弟弟的眼睛那么清澈,一定不会像他一样有一天会坏掉吧?
百里守约想着,手轻轻地覆上百里玄策的眼皮嗯?有些不解哥哥为什么要摸他眼睛,百里玄策看着面前哥哥那张脸,嘴巴就这么帖了上去。
温热、湿润的触感从眼皮上传来。


“医生,失明的话皮肤也会有感觉吗?”
“眼皮吗?”
“是。”
“眼皮的话还是会有感觉的。”
这么这双眼睛所在的位置,还是可以感觉到百里玄策的。
属于他一个人的弟弟。



医生预测百里守约的眼睛会在30岁后完全失明。
30岁吗……那还有几年的时间能看着玄策长大呢。
百里守约22岁时,百里玄策才18岁,刚刚成熟、独立的年纪。
在百里玄策人生重要的这个年纪,一切都才刚开始的时候,一场车祸打断了一切。
平常的去帮哥哥拿药,平常的骑着自行车过马路,一只不知从哪窜出来的黑猫挡在了斑马线前,打破了这份平常。
“小家伙让一让好……哎你嘴里含着什么东西?”代表着不吉的黑猫嘴边有几滴水珠落下,待玄策看清黑猫嘴里含着的是一条蓝色的鱼时,已经迟了。
黑猫轻巧地跳到一旁,被血溅到的眼睛格外刺眼。正欲远离这现场时却被一双细瘦的手抓住。
少年在事故旁边喃喃道:“这下该怎么办呀……”



医院,眼科,百里守约对这里早已轻车熟路。
每次来这里都是定期检查,这次……
对眼科了解,并不代表对眼科手术了解。
多次设想过自己会怎么躺在这张床上,却没有想过是为了把自己的眼睛给玄策。
玄策会发现他的眼睛没有以前的大吗?还是会发现眼睛和以前有些细小的不同?
还是会发现这是自己的眼睛?
麻醉剂发作前百里守约一直想着百里玄策。
那双绯红色的眼睛认真地注视着自己……真想再看一次呀,玄策睁着眼睛注视着自己的脸。还有未来玄策更加成熟的模样。



离百里玄策出车祸已经过去了两个星期。
离百里守约上手术台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
百里玄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以及那双不属于自己的眼睛。
听父母说,哥哥为了自己把自己累倒了,在家里休息。
累倒……吗。
镜子里的那双眼睛,分明不属于自己。
与自己一样的绯红色,却有这不属于自己的温柔。
这双眼睛的主人会用连自己都没有发觉的温柔去关注他,会在他懵懂时用比自己大很多的手抚摸自己。除了吼他吃青菜和青椒,这双眼睛的这人永远都是那么温柔地叫着自己。


在百里玄策醒来后,眼前只有黑暗,无止境的黑暗。
“哥……”他轻声喊出最亲昵的人,声音从迷茫到害怕,“哥,哥……哥哥!”
如十几年前一样,一只手覆上了他的双眼。
“玄策别怕,我在。”


抚上那双不属于自己的眼睛,玄策失神道:“哥,这就是你的‘在’吗?”
天空已经入夜,却有丝丝蓝光散落在夜空中。


医生说他是眼睛在车祸中受损,目前还在观察。
那几天真的很黑呢,什么都看不见。失去光的感觉原来是这样的吗?
还好旁边一直有光源温暖着自己。
睡过去前百里玄策迷迷糊糊地想。
一觉醒来得到的是哥哥倒下的消息。百里守约虚弱的声音从手机的扬声器里传出,百里玄策心里不是很滋味。
“哥。”顺着声音,抓住最后的那道光。


蝴蝶飞进房间,带着一道人影。
“谁?”百里玄策回头,却看到一条巨大的鱼【鲲】占据了整个房间。
“抱歉。”庄周从鲲后面走出来,拍拍鲲巨大的身躯以示它缩小,“给我一次补偿的机会可以吗?”
百里玄策认出来了,这条巨大的鱼就是当初黑猫嘴含着的那条。
那又如何?事情已经发生,无法改变他哥为了他失明的事实。
但未来还有机会。
“我想让我哥复明,不,把这双眼睛还给他。”
“我认识一位朋友,是位神医,他可以帮助你。”
黑猫、车祸、能变大变小的鲲、神医……百里玄策已经无暇顾及这些事情有多么的怪异,他只知道他哥现在在一片黑暗的世界,和他几天前的一样。
但他身边没有光。



玄策消失了,连一封信都没有留下。
失明带给百里守约的痛苦不是最大的,以前有时因为眼疾也会失明好几天。那几天什么都看不见,促使他往前跨步的是耳边玄策的声音。
在只能听见玄策讲话前,他只想好好看着玄策,哪怕只是很短暂的七年。
因为失明,百里守约身边的人基本都离他而去。但他只在乎一个百里玄策。
自己的那双眼睛,有好好的看着他吗?


扁鹊说如果他不治好这双眼睛的话,再过七年他也会失明。
……他哥把他最后七年的色彩给了他。
“但治好,也需要七年。”
“要求是你得在这里待七年,配合治疗。”
“你的意思是让我哥一个人等我七年?!”
“你也可以这么理解。”



第三年百里守约孤独地住在以前的房子里。玄策不在的第一年他曾有过一段时间发疯似的去外面四处找他,他看不见,但可以想象的出来路人用怎样的眼神看着他。
“我喜欢玄策。”疯狂后的冷静,他在生活稍微可以独立治理后对父母坦白了。
年迈的父亲的叹气声刺痛了百里守约的心。他内疚,却不能违背自己的心。
第二年父母两人便搬了出去,只留下一只导盲犬陪着百里守约。
百里守约抚摸着导盲犬的皮毛,日子依靠政府给的补贴和房子出租,吃穿不愁。
和房客关系良好,却没有一个人能进他的心里。
等的那个人依旧没有出现。


百里玄策每年生日都会拍一张照片,他怕他哥见到他后认不出来。
怎么可能。
自嘲的笑容溶于镜子中,他明白得很,自己这样做,不过是为了弥补没有和哥哥在的五年时光。
第六年,扁鹊替他找到一双眼睛。



哥我喜欢你,从以前一直到现在。你也一定喜欢我对吧。
你的眼睛在说着喜欢我呢。


第七年,百里守约的思念逐渐淡化。
七年之痒吗?不对这个词也不是这样用。
思念淡了,执念还在。百里守约现在出现一种玄策已经回来的错觉。
连走在大街上也有一种不真实感。
“小玄,怎么了。”导盲犬突然吠起来,百里守约感觉到面前站了一个人,还未来得及说话那人影已经接近他。
“哥。”陷入黑暗前耳边响起了玄策的声音。
自己果然是出现了幻觉呀。


再度醒来是眼睛被纱布裹着感觉。
这种感觉并不陌生,令他感到吃惊的是光。
与失明时的黑暗不同,他能感受到光强弱了。
想到昏迷前的那声哥,百里守约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手指不自觉地动了下,记忆中久违的声音传入耳中。
“哥你醒了!眼睛怎么样没事吧!”
不对,和记忆中的声音有些差别,声线比离开的时候更加低,也少了几分少年的清脆。
但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百里守约撑着手臂想要起来,玄策就在旁边小心翼翼的扶着。
弟弟的手有些颤抖呢。嘴角弯起一个弧度,百里守约反手把弟弟拉进自己怀里:“欢迎回来。”


几天后扁鹊宣布百里守约的眼睛可以拆纱布了。
纱布被卸下,张开眼睛重新看到这个世界的画面是百里玄策紧张的脸。
以及那双想被被血染过的眼睛。
“哥我喜欢你,喜欢了不止七年了。”
“我也是呢。”


End

【亮良24h/2h】雪【R18】

赞美!!!

周宬轩:

我可能……驾照已经被吊销了


十分差强人意的一篇落地窗play,本来说和琴总联动的,然后我被欺骗惹bushi


是刀车,注意


走微博图片外链




https://wx3.sinaimg.cn/mw690/a8ba1b93gy1fof8qeocb5j20fw7ps7wh.jpg

哈哈哈哈怕不是脑子不好使

祁山之南,迷失以岚:

我皮起来自己都怕

(根本没人看还没经费画面奇丑的)《王者周报》为您带来峡谷娱乐圈最新咨询
本周,万众瞩目的光之秃头男团出道,本报为您带来了团员介绍和他们的日常
看来聪明绝顶这个词不无道理呢

打了个人tag,很害怕被追杀了
打人别打脸

扁庄 枕边人

*改变格式

*玩了一个暑假忘记以前自己写了个啥?!一口气完结吧x


旧年大旱,鸠周而复始停与池边饮水与池中鱼交谈。


傍晚-

长梦散去,睁眼的那刻边忘了梦中所经历过的事情。

唯一画面是指尖停着一只蝴蝶的人,睡眼惺忪面带笑。扁鹊觉得多日以来呆在监狱中繁衍的阴郁因这画面冲谈了不少。

而当他推开木门看见逆光中与脑海画面重叠的笑容,“已经傍晚了。”觉得天边残光扫去了内心阴霾。扁鹊走向前向前抱住了庄周,低头去舔怀中人脖间淡淡红痕。

“我睡醒了。”

不远处的召唤师抿嘴。


池中水随灼热光线干涸,夕阳时分鸠展翅飞去池中仍约有一瓢水够鱼打转。次日只剩一条死尸。


日后-

召唤师似乎默认了扁鹊与庄周寸步不离的状态,抬头赏樱后一秒脑袋摇摇晃晃让人不得捏把汗随后有人提着瓶药将他靠在自己怀里。

“你说要和我住?哈那是不可能的。你说给你单独的一个房间住?恩.....。”

召唤师与不将自己生命安危放在眼中的鲲商量如何如何。


某晚-

半夜时分信步于庭中,借助微弱光线与肩头荧蝶观赏夜空那一轮月。目光从月转到身前探路,不料见着了用围巾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人坐在自己要坐的石凳上。扁鹊扯扯围巾,“夜色已深,再不去入眠有害身体健康。”“越人不也还没去睡觉吗?”“我睡眠还算充足,倒是子休现在不睡在干什么。”“越人你又在干什么。”

庄周记得他刚刚明明确认扁鹊已经躺下静眠了啊,怎么又比他前来到了这等他。

扁鹊觉得他已经有点乏困因为看着庄周身形有些透明,怎么面前人的肩上蝶站不稳。

两人对视良久。


鸠轻轻叼起尸体,想要将它埋葬。


———

我肝不动了。

我肝不好。后续明天绝对肝!今天是8月23号好的我记住了。

一个暑假文笔和剧情都退步了吧hahaahah。



我家韩信一辈子都不肯给没蓝的满血扁鹊蓝!!!

忧郁期的二蛋子:

希望大家体谅一下打野,他们日子过得很苦的。


于是两人改行打辅助,助力孙膑蔡文姬等人五连绝世。

段子

※水果组 马可x橘子
※ooc我的,刀被打飞也是我的x

刀与枪的对决。
马可波罗四处乱射,造成范围性的枪弹雨淋。
“啧。”橘右京在范围之内,本来血量就不多的他被子弹打得只剩残血。
使出了技能跳出范围内,轻巧急忙带刀向附近的塔跑去。马可波罗紧随。
马可波罗仄笑,捏帽沿扶起,视野清晰锁定正在逃跑的猎物。
扣下扳机。
橘右京察觉到子弹划出的杀气,抽刀做出防御姿势要抵挡住子弹以免被收走唯一的血量。
子弹恰到好处的打飞了橘右京唯一的一把刀,飞落草丛中。灼烧的刺痛感,看来是另颗子弹擦伤了太阳穴。
马可波罗见橘右京闭眼低下头,深蓝长发下滑遮挡住橘右京的表情。
一个位移向前移去,再次抬起枪口。
意想中的枪声未响起,吧唧一声却分外响亮。
橘右京 击杀 马可波罗

没了。

这是咱家主公刘备给子龙我画的合影!
好吧其实指的是语c
作者南北,也就是自家主公。
好可爱啊wwwww

就是那个偷鲲的跳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雾中有云:

wocccc这只跳跳好帅 @萘制NAIZHI 

Cosplay写真馆:

帅炸了的白龙吟,王者荣耀的小伙伴们快来!

灬指尖繁华灬:

枪一动
白龙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