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休_

我真的想吸华。

华武

*华武

*不知道是为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灵感源于某位扩我的华山穷鬼。

↑真的是很有志气

 

  “从前有个小鸭子,它千里迢迢不畏风雪来华山讨债。”

  “这就是你给我讲的睡前故事?”

  “然后它就被吃了。”

  “…”

  “拔毛、用开水烫、开膛破肚、串起来烤。小道长喜欢什么口味?”

  “不喜辛辣,味浓即可。”

  “吃辣点防寒。”

  “讲完了?”

  “不然呢?”

  “…小鸭子做鬼也会找你讨债的。”

  “所以该去睡觉了,小鸭子。”

——

有位华山弟子很烦恼。他近来被不知名的鬼魅缠身,夜晚浑浑噩噩睡梦间总是能看见一道白袍的影子坐在他床边开口道:“还钱来。”

 

   口气严肃生硬,完全不似寻常的鬼一般捏着嗓子扭扭捏捏又鬼哭狼嚎的调子。听到这的同门弟子纷纷疑惑:“师兄,你确定不是你那武当半夜潜进你屋子里讨债来了?”“怎么可能,我前段时间送酒去抵债了。”“那还不是用你借人家的钱去买…”弟子们在师兄脸色变阴前识相的闭上了嘴,又望着师兄踏雪飘然离去显得有些落魄的背影感慨万端。

他们知道师兄与武当某位道长交情甚好,常常见他两一剑一鹤朝金陵飞去又或是一同接了什么任务行侠仗义去了。虽说居然没打起来真的是太好了,但每次认出自己师兄的弟子们总会默默为师兄祈祷。毕竟师兄被打伤的医药费可贵了,不知道师姐们又要卖多少碗胡辣汤才能赚回药钱。

 

 

  道长不喜辛辣,却能喝的下胡辣汤。

  每当他上华山去寻讨债师弟们回来之前,总是会在华山山脚买碗胡辣汤喝来发发汗。随后上山一脸默然地擒住师弟们拖下山:“掌门叫你们回武当。”

 

  华山寒风凌厉雪花飘飘,路途偶遇久立于沿路树旁吹箫的华山弟子,那人正吹着自己熟识的曲调。那华山弟子忽地睁眼转眸朝武当来的道长看,后止了吹气,箫声断然悠扬久久不肯停去。
华山将萧往腰间一插便往道长那追着走去,见他擒着武当弟子正要下山,扬起嘴角并润了润声:“小道长这就要回去了?”道长挑眉,“那你还钱来?”“没钱,等有钱了再请您喝酒赔礼。”被师兄擒在身后压回武当的武当弟子们沉默。
武当道长默然继续下山,华山的双手相叠放在脑后跟着走。道长眼神复杂蠕唇想说什么可又没出声,华山的见样朝前微倾身瞧道长神色张口道:“道长你在想什么呢?”

武当被忽的一问一时不留神将心中疑惑说出了口:“听说你们华山妹子都会做胡辣汤?”“自然的。师姐在山脚摆摊我自小就去帮忙,师姐说这是一条致富之道。”“可还不是还不上债?”“不还。”武当道长乐的勾唇轻笑,脚步放慢似漫步于雪山中细细赏雪。
这路再转过一弯便是山脚,他朝身边的人拱手微鞠躬。“我先带师弟们回武当,下次再来讨你们的债。”“成。”

——

“穷鬼和穷的区别在于:穷只是一段时间的穷,而穷鬼是穷一辈子——穷鬼还钱。”“你都叫我穷鬼了我哪来的钱还?”

——

 

华山弟子很快适应了白袍鬼魂的缠身。毕竟日子过的久了那鬼除了偶尔讨债也没见它索命威胁利诱,看来是个好鬼。

 

华山师弟们偶尔忙里偷闲坐桌前喝酒聚群唠嗑时,不少就是谈论师兄被鬼缠身如何如何...他们一致认为师兄被鬼缠身后人老是心不在焉总是走神,师兄也应该找少林的和尚念经早日超度了那鬼,不然一直缠着师兄也不是个事——

“啊。”的感慨还未从喉咙脱出,哐当听得一剑连着剑鞘丢在桌上,置在桌上的酒杯一齐跳起晃动洒出些许。 循声看去,他们口中议论的师兄正丢完剑扶椅坐下,取起桌上新杯倒满酒仰头一口饮尽。师弟们个个噤若寒蝉不敢发出动静,待又饮完一杯酒的师兄厉声道:“你们今天课业做完了吗?”摇头。“还不快去做?”      

   

随即原本围桌坐满了的人现在只剩他一人独饮,等再饮过一杯他就应逍遥自在下山去江湖行侠仗义。

 

他单手手肘支桌,转腕将酒杯递在唇边抿口。温酒入口暖开冷凝了寒气的肺腑,呼出冷浊气愣怔着摩挲杯沿。

 

怎么?你瞧你真的和师弟们说的一般心不在焉。

华山的发觉自己意识即将限于呼吸视听,立即饮尽杯中酒整顿衣裳提起剑,掩虚心般急匆匆朝山下走去。吸入华山风刀霜剑中的寒气在肺腑转折一周呼出,周而复始地诱发口腔内酒味苦涩在舌尖处蔓延。须臾止步于华山山脚,恰巧遇见回华山来的师姐便打了招呼上前寒暄几句。

 

“师弟前去金陵是受人委托解决难事?”

“嗯。”

“无论如何也要小心,别受了伤。”

“自然。”

“嗯...”

“谢了师姐,我先行告退。”

 

华山的转过身运气就要跳起,望着他背影也不知要再说什么的师姐微皱眉,总感觉有些违和感。

 

华山的脚一蹬跳起一段,总算是心不在焉得地找回些思绪。

“师弟——”

 

地上师姐喊他,他不理会的虚空一踏转折轻功上两段,手握剑柄准备御剑飞行。

正做课业的弟子们被师姐的呼唤下的骇然寻声望去。

 

无论如何下次道歉就成了。

 

在众目冥冥之下华山的是那么想的。

 

“怎么没见你身旁的武当道长啊——”

 

只见他动作一顿,直直朝地下掉了下来。

——————

题外话,这个是刀子定了。视心情看什么时候写完吧。

糖?不存在的。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