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休_

不见子墨,唯有忆昔;
莫言昨日,淅雨未休。

【安雷】瞎几把乱写

我刚刚补完凹凸发现你就产,真棒

网警211:

•ooc我的,人物AoTu
•安迷修视角
•失忆
•私设成山
•我敢跟你讲,是大口糖!
不是糖你打我





睁开眼,看到的一片白净。白色墙、白色床单、白色床柜……;甚至连花瓶里的花也是白色的。但我却觉得很安逸,没有感觉到什么乱七八糟的,没觉得是死亡的感受。它们反倒像梦里的那个人,那个……


谁……?


不记得了,我着急地像个孩子,可我明明连自己名字都不记得,但觉得,那个人比自己的名字重要多了。来探望我的人们很惊喜,很喜悦,仿佛我醒来是一个天大的奇迹——就连医生也是这么说的。


在人堆里,有对姐弟,他们的呆毛可显眼了,他们一直都在忍着泪看着我。等人们都向我祝福完后,退出房外,他俩才扑到我身上。他们哭着喊着,嘴里念叨着“安迷修好险你没死”“太险了,你居然还活着安迷修”之类的话语。


我叫……


安迷修……?


他们给我说了好多我的事,什么骑士道,什么“我能不能当你的骑士”之类的中二笨蛋话语。我都没听进去,我的脑子里一直在循环着“恶党”“海盗团”等字眼。


等等……


我是不是想起了点什么……


我不顾那对呆毛姐弟的阻拦,下床,鞋也不穿地奔跑在医院的走廊里。


我想起来了……


想起来了,那个脑海里的黑影。


白色的头带随风飘荡,中央的五角星透露着它的光芒。紫眸如星辰大海,神秘,美丽。他静静地躺在花田,脸上挂着幸福的神情——雷狮,请你再等等。


一路跑到了重症监护室,我听见了卡米尔的哭声,帕洛斯和佩利静静地低着头,大概是在强忍着眼泪吧。


那个曾经高傲的男人,如今却躺在床上,不省人事。氧气罩盖住了他一半的面孔,一旁的心电图还在缓慢地跳跃着。我第一次觉得这么讨厌这个职业,这个救死扶伤的职业。


“哔哔————————”


心电图变成了一条直线,发出了刺耳的声音。帕洛斯和佩利还是落下了泪,卡米尔却扑在床边,他大声的哭泣着……


我的脸上似乎滑过了些什么,温湿的……雷狮就那样永远地,静静地躺在那,脸上没有了平日的高傲,只有最后的痛苦。


我还没对他说出那句话……


“我爱你。”


——————————————————————


就当个预告,然后找时间把这玩意的整个故事写一遍。
看我懒不懒略略略

评论

热度(17)

  1. 淅休_雀椿 转载了此文字
    我刚刚补完凹凸发现你就产,真棒